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百色助学网暗藏惊天秘密 站长以助学金诱奸女童 查看下一页

2015年08月14日 14:04 来源:广西电视台  参与互动()

“百色助学网”创办人以助学金诱奸多名女童  来源:广西电视台

  作者:广西电视台《海案线》记者

  2006年3月,广西百色市隆林县一个叫王杰的人以个人名义成立了一个网站,名叫“百色助学网”,主要是为百色老区的贫困学生募集助学金。据王杰介绍,网站成立九年来,已有一万多名爱心人士参与捐款,四千多名贫困学生受到资助,募捐善款累计总额达到七百多万元。网站创始人王杰也被当地媒体誉为“大山里的天使”、人间的“阿波罗”。可是近日,我们却接连收到群众举报,说“百色助学网”存在克扣学生助学金、伪造贫困生资料等情况,希望能引起媒体记者的关注。为了探究事实真相,我们派出记者前往隆林各族自治县,对“百色助学网”真实的运作情况展开了一番明察暗访。

  广西电视台《海案线》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

  【解说】

  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位于云贵高原东南边缘,是国家级贫困县,属于典型的“老、少、边、山、穷”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这里的不少孩子,尤其是女童因为交不起学费而不得不面临辍学的命运。那么,成立了9年的“百色助学网”能否真的帮助山区贫困学生改变命运呢?

  在隆林县城,记者见到了王杰。他将记者带到他在县城租住的一套简陋的房子里。在这里,一共有3台台式电脑。王杰说,这就是“百色助学网”全部的运营设备。对于为何要创办这样一家网站,王杰向记者谈起了当初的想法。

  【同期声 “百色助学网”发起人 王杰:

  (我)在一个村小学里面做老师,后面就参加成人高考嘛!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但是)没有钱去读中国美术学院。后面就有一个网友问说,那你的学生有没有贫困的,我说有很多,然后他就第一个资助我的一个学生,后面我就把这个事情慢慢做,做到今天的“百色助学”。】

  王杰介绍说,“百色助学网”的募捐流程一般是这样的,一方面,是由学校老师提供贫困学生资料;另一方面,则是网站义工主动到贫困学生家去走访,给学生拍照,填写调查表和申请表,待资料整理好后再发布到网站,等待爱心人士捐助。

  【同期声 “百色助学网”发起人 王杰:

  9年时间,帮助学生大概有4000多人,总的捐助额现在是727万,然后最大的捐助有一笔是70万。】

  9年时间,“百色助学网”收到了700多万的捐款。这是一个不小的数目。那么,对于这笔善款网站又是如何管理的?采访中,记者发现“百色助学网”上公布的联系方式全部都是王杰个人的,募捐帐号也是王杰在工商银行开户的个人账户。这不免使人对网站所宣称的“公益性”产生了怀疑。

  【同期声 “百色助学网”发起人 王杰:

  现在我们是一个个人的网站,是没有正式去民政局那里注册,(所以)我们是没有对公账户。】

  按照我国《公益事业捐款法》规定,只有公益性社会团体和公益性非营利的事业单位才有资格发起募捐,个人是不能从事募捐活动的。王杰成立的“百色助学网”9年来都没有到当地民政部门注册备案,显然是一个不具备合法资质的助学网站。那么,通过这个网站募集到的爱心捐款能否足额的发放到学生手中呢?

  【同期声 “百色助学网”发起人 王杰:

  这个学生得资助了2500元,我们就会发给他2500元,他得资助5000元,我们就发给他5000元。】

  王杰说,爱心人士打来多少钱,他就会给学生转去多少钱。那么开展助学工作,维系网站运作的资金又从何而来呢?记者了解到,王杰夫妇没有固定工作,目前在县城租房居住。为了维护网站运营,王杰还长期聘请了2名学生来做助手,每人每月发给1000元的工资。

  【记者:您这个网站的运营费用是怎么来的?

  “百色助学网”发起人 王杰:现在是这样,我们每年在这个网站里面募捐2万元钱,2万元钱来做运作的经费,还有一个就是有一个爱心人,他每年都赞助了2万元钱的活动经费。】

  按照王杰的说法,爱心人士的捐款是足额发放,网站的运营费用又是专项募捐的。网站除了没有合法备案的手续,其他一切似乎运行的井井有条。然而事实真的是这样吗?记者在“百色助学网”上,随机抽取了一个被捐助的孩子进行调查。在两张照片中,这个孩子分别举着接受捐款500元和300元的牌子。

  广西电视台《海案线》记者独家冒死揭露百色助学网惊天秘密

  这个女孩家在隆林县沙梨乡,这里群山环抱,白云缭绕,山路逶迤。对于城里人来说,这是难得一见的美景,然而对于大山里的孩子而言,这却是他们必须逾越的屏障。经过近1个小时的艰难跋涉,记者终于找到了这个接受捐助的孩子小丽。

  【同期声 贫困学生 小丽

  记者:你接受了一些助学是吗?

  小丽:嗯

  记者:两次是吗?

  小丽:嗯

  记者:是多少钱呢?

  小丽:一份是500一份是300,然后那个老师给了我700。

  记者:他一共给了你多少钱?

  小丽:700块

  记者:那为什么少一百块呢?

  小丽:他说那是他的介绍费以及整资料的辛苦费吧。】

  小丽告诉记者,原本说好的800元助学款,王杰只给了她700元就再没有下文了。为了更多了解“百色助学网”助学金实际发放的情况,记者再次从网站上“最新捐款”一栏中随机挑选了一位曾经接受过5000元助学金的孩子进行调查。

  【同期声:贫困学生 小娟

  有一个南京的叔叔,他给我捐了5000块钱,让我拿来做学费,王杰就说给你4000,他也没有说原因,我同学就告诉我,他(王杰)会要20%的费用。】

  为了证实这一点,小娟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她与王杰之间就这笔助学金分配的QQ聊天记录。

  学生:叔叔(捐款人)说让我们去你那里要。叔叔不是打钱过来了吗?没事,你要服务费一千也可以,我们要四千得了,你也很辛苦。

  王杰:这个是网站运作的。】

  小娟说,王杰以“网站运作”的理由截留了1000元,但是应允给她的4000元助学金到现在也没有到位。小娟告诉记者,她是从同学的口中知道“百色助学网”的,与她一起接受过这个网站资助的学生,基本都存在助学金被克扣的情况。

  【导语】

  在记者面前,王杰信誓旦旦的说,“百色助学网”募集到的所有善款全部都会发放到贫困学生的手中。然而,在记者的随机调查中,这番言论却明显站不住脚。一个不具备公益资质的网站,在9年间募集到了700多万的助学善款。这笔巨款是否真的改变了山区贫困孩子的命运?在助学金发放的过程中,王杰除了克扣还会做出哪些不为人知的事情?“百色助学网”的运作还可能隐藏着哪些秘密?为了彻底弄清楚这些问题,我们的一路记者以爱心助学人士的身份与王杰进行接触。

  【解说】

  接到由记者乔装改扮的爱心助学人士打来的电话,王杰非常高兴。见面后,为了取得爱心人士的信任和支持,王杰迫不及待的安排前往隆林的山区探访贫困学生。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王杰与记者翻越崇山峻岭,驱车数百公里,对隆林县的沙梨、克长、者浪等几个乡镇的十余个村寨贫困孩子的家庭进行走访。

  在走访的过程中,记者发现王杰确定这些贫困孩子身份的方法非常简单。那就是在村寨中找一户房屋简陋房屋,叫来周围玩耍的孩子进行拍照,然后留下电话和联系方式。这边不免让记者对“百色助学网”上一些孩子资料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为了打消疑虑,稳住记者,在交谈中,王杰表示对于贫困孩子的资料,他只能保证部分的真实的。

  【非正常拍摄】

  【王杰:90%孩子的资料是真实的,10%是假的。】

  在两天的接触中,王杰与记者愈发熟络起来。对于“百色助学网”是否存在截留、克扣助学金的情况,在王杰的谈话中,也得到了印证。

  【同期声 记者:我打五千到那个学生那里去,学生收到五千,你这边怎么提得钱出来?

  百色助学网发起人 王杰 :比如说老板捐了五万,他肯定要求有五万的账目,就是举牌、举照片那种账目。

  记者:辛苦、跑腿的钱怎么出来?

  王杰:这个我们有一个就是说,学生你愿意捐出10%到20%出来,他自己这边跟我说。

  记者:相当于业务费?

  王杰:对,可以说是业务费,可以说是你愿意捐(给网站)。比如说你老爸捐了五万给学生,我们可以要求学生拿10%或者20%出来给你们做运作的经费。

  记者:这个学生肯啊?

  王杰:我们说了,学生一般百分之两百都会同意的,原来上海有一个基金会愿意捐40万来做一个学校,我就返给了2万给那个基金业务员。】

  王杰把自己如何通过“百色助学网”募集善款并截留的秘密对暗访记者和盘托出,临走的时候,他似乎觉得意犹未尽,生怕到手的肥肉掉了,一边下楼梯一边还对记者做补充说明。

  【王杰:我跟你说,以万为单位的话,我这边可以提到5%到8%个点,但是钱必须要打到我这里才行。

  (你)也可以打到学生那里,我都可以操作。

  记者:到时候再叫学生提(钱)出来?

  王杰:嗯,对。】

  原来,所谓的网站运作其实就是克扣本该属于学生的助学金,就算爱心人士直接打到了学生的账户,王杰也要学生返回一部分。这样的“运作”寒了捐款人的心,却肥了王杰自己的腰包。

  9年来,“百色助学网”成了王杰个人敛财的工具。说起自己创办的这个网站,王杰洋洋得意。他不无炫耀的对暗访记者说,一些女童太渴望得到助学金了,他甚至可以向她们提出陪睡的要求。为了证明这一点,王杰竟然将手机里的一些不雅视频传给记者,并邀请记者与他一起“欣赏”。

  【同期声 王杰:我给你看视频,这是我的视频(不雅视频),你看可以,你不能录下来,这个是我们的学生。

  记者:这个学生是哪里的?

  王杰:小学的。

  记者:小学生啊?

  王杰:嗯。

  记者:小学生啊?

  王杰:对,五年级。

  记者:这个女孩多少岁了?

  王杰:十几岁,读中专了,这个视频都是我自己的,这个(女的)是我的同事,哎呀,脸太黑了,这是我搞的一个处女的(视频)。

【编辑:吴涛】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