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城镇化应与生态文明交融共生

2014年12月02日 15:27 来源:中国环境报 参与互动(0)

◆本报记者李维

  编者按

  近年来,随着新型城镇化建设的不断深入,城乡统筹与生态文明协调发展成为热点问题和重点探索。

  中国生态文明论坛成都年会农村论坛近日在成都温江召开。论坛围绕“生态文明视角下的新型城镇化建设”这一主题,邀请众多专家、学者及政府官员参与讨论,以期为当下生态文明和新型城镇化的可持续发展提供更多的理论支持、观点创新和样本探索。

  本次论坛从国家制度建设、技术建设以及地方实践等多层次、多视角、围绕“将生态文明理念全面融入城镇化建设、城镇化过程中的生态文明制度建设问题、城镇化实践中的生态文明评价、西部地区城镇化建设的实践探索”等议题进行了梳理。

  本期城市版特刊发论坛中一些专家的观点,以飨读者。

  人口分布不均加大环境压力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农村一局巡视员陈剑波认为,城镇化要注重资源的合理配置。“城市的资源往哪里去,就决定了人口往哪里分布,哪里的投资越多,就业的机会就一定越多,人就会聚集到那里。” 陈剑波说。

  “我记得本世纪初期时曾经看过一个材料,我们大概新增贷款的50%左右是在省级城市,那么你的投资增加越多,来的人就越多,你城镇化的门槛就越不容易打开。人聚集得多,资源环境的压力自然就大,需要提供的公共服务投入也越多。

  陈剑波认为,中小城市的布局和它们的基础设施建设,尤其是资源配置的条件也需要改善。

  “比如,作为省会的副部级城市,还有市级的城市,还有县级的城市,这是行政管理的体制,也是我们目前资源配置的一套完整体系。基于此,因为层级不一样,我们四大国有商业银行的县支行的贷款审批权限和在省会营业部的权限是不同的。这些资源配置的条件如果不改善,那么人口就不会均衡地分布,一部分地区的环境和资源的压力就会很大。”他说。

  陈剑波认为,目前经济处于下行时期,不仅要稳增长,还要大力推进改革,这需要定力,也需要魄力和勇气。改革要有一个过程,这需要我们强化承担改革成本的能力。改革和转型可能对增长造成不利,需要有应急的手段和准备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改革和增长是能否保持长期可持续增长能力的重要考量。

  以生态文明理念引领新型城镇化

  近年来,我国城镇化率明显提升,而城镇化意味着要消耗更多的资源和能源。在全国城镇化速度大幅提升的阶段,怎样有效地减少资源能源的消耗,对国家的可持续发展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科所所长高吉喜认为,要把生态文明的理念贯彻到城镇化的过程中,体现环境健康、生态良好、绿色低碳,还有节约的理念。

  他认为,在城镇化过程中首先要优化空间布局。“在城市规模扩大的过程中,如何优化布局很重要。比如,用地的指标如何设定,一个城市的生态用地到底应该是多大的比例,都关系到是不是符合生态文明的理念。”高吉喜说。

  其中,他特别强调了“自然保留”的概念。“过去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很多城市把山坡都推平了,把沟也都填平了,在平地上建高楼大厦,再进行绿化,这其实是最不科学的。我曾经在韩国考察时发现,它们的城市其实是上下不平的,但整体相对比较平,所以感觉很舒适也非常自然。因此,在城镇化过程中是不是体现生态理念,如何尽可能地保证现有自然用地,这是最关键的指标。”高吉喜说。

  “另外一点,公共设施的均等度很重要。”高吉喜说,“北京市现在雾霾、堵车很严重,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量的公共基础设施基本上在市中心,中央国家机关基本上在二环,而居住的大的居民区基本上是在郊区,所以每天早上有好几百人从郊区到城市,晚上又从城市中心涌到郊区,不可能不拥堵,也不可能不造成空气的污染,这实际上是城市公共服务不均匀造成的。”

  不能仅靠规划解决问题

  大概是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北京市的规划是2020年到2000万的人口。但是实际上到本世纪初期就已经超过2000万了,换言之,城市的发展不是光靠规划就能够解决的。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党国英就提出了消极规划的理念。

  他介绍说,日本在建新干线的时候,其中只有20%的地区需要建枢纽设施,其他地区不需要枢纽设施。建设者没有设定严格的规划,只列出了一个负面清单。“当地的老百姓只要不违反这个负面清单,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来设计建设家园。最终,我们既看到了景观的多样性,又大大地减少了强制拆迁的可能性。”党国英说。

  “我们国家城市中真正由老百姓使用的土地,就是居民区占的比重一般在25%左右,而欧美国家大约是40%。东京这样一个地方号称人多地少的地区,居民区占城市建成区的比重也达到了59.2%。并不是我们没有地,而是地被我们公共部门占了,或者就是规划后续执行的过程中工业用地不断增加。其实仅仅通过调整城市规划用地的比例,就可以让我们的市民拥有更多的土地,居住条件得到改善。”他表示。

  党国英还认为,城镇化要以人为本,注重人的居住方式和人的心理感受,应该通过能源技术的进步,让生活水平的提高与资源相平衡。

  从三农视角来探讨城镇化

  作为长期关注和推动三农问题解决的参与者和实践者,四川省委农工委副主任杨新元认为,推动新型城镇化绝不是要放弃对三农的关注,而是要更加注重三农问题的解决,同时也需要从三农的视角来探讨如何通过农村的创新来促进和适应新型城镇化的进程。

  他认为,新型城镇化有赖于农村政策创新,需要系统进行农村政策创新,同时要围绕新型城镇化面临的问题创新完善农村政策。

  “关于新型城镇化和农村发展之间的关系有很多的提法,比如城乡发展一体化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根本途径,城镇化有利于化解城乡二元结构,推进城镇化核心是人的城镇化,是大中小城市小城镇新型农村社区协调发展互促互进的城镇化等。换言之,新型城镇化是三农问题解决的重要途径,三农问题解决好了有利于促进和推进城镇化进程,两者相辅相成。而联系两者之间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我认为就是农村政策创新。” 杨新元说。

  他认为,农村政策创新关系到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农村政策创新关系到提高城镇建设用地的利用效率,农村政策创新关系到优化城镇化布局和形态,农村政策创新关系到提升城镇建设水平。

  “只有做好农村政策创新,用科学的态度、先机的理念、专业的知识建立空间规划体系,限定城市边界,优化空间布局结构,促进城镇化或新农民建设协调发展,才能落实中央的精神,让城市融入大自然,让居民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编辑:史建磊】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