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我国2/3城市已被垃圾包围 从源头下手或突破困局

2014年08月18日 15:28 来源:中国建设报 参与互动(0)

  垃圾围城,转眼已“兵临城下”。

  1.8万吨、1.9万吨、1.8万吨,分别是京、沪、穗三地的垃圾日产量。放眼全国600多座城市,垃圾每年都将积累出天文数字。2013年,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清运量高达1.73亿吨,如果堆到一起,便是500多座百层高楼。截至目前,垃圾堆存累积侵占我国土地面积超过5亿平方米,2/3的城市已被垃圾包围。

  如何控制并消减与日俱增的巨量垃圾,是摆在多数城市政府面前的大难题。但有效处理手段目前除了焚烧和填埋之外,再无妙招。然而,城市垃圾至今与日俱增,不少地方开始暴露出处理能力饱和甚至超负荷的状况,加上公众环保维权意识增强,新建垃圾处理设施频频受阻,传统处理方式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

  从源头削减由此成为解决城市垃圾的必要思路。有关研究显示,从生活垃圾构成来看,目前垃圾焚烧和填埋所遇到主要问题中六成与食物垃圾相关。最不起眼的食物垃圾,究竟该何处安放?

湿垃圾处理之惑

  干湿垃圾分离很多年前就曾在大中城市叫响。时至今日,这一科学提议仍停留在口号阶段,收效甚微。

  湿垃圾是城市垃圾处理的“顽症”。每天送到垃圾焚烧厂和填埋场的生活垃圾中,食物垃圾占据一半以上,高达六成的含水量对焚烧和填埋形成弊端。

  焚烧垃圾最引人关注的当属二噁英。二噁英产生于达不到规定热值的焚烧过程,因其毒性巨大、性质稳定、容易在生物体内积累而备受“瞩目”。与此同时,食物垃圾与其他垃圾混合焚烧,高含水量会降低炉温,造成助燃剂大量使用,运营成本攀升。

  垃圾填埋亦饱受诟病。这种方式不仅会占用大量土地,富含水分的食物垃圾还会产生渗滤液污染地下水与土壤,环境问题更是为百姓所不容。

  虽然《生活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GB18485-2014)新国标已正式实施,并竭力向欧盟现行垃圾焚烧污染控制标准看齐,远远高于老标准,但焚烧厂实际运营和监管是否到位?当经济利益遭遇公共利益时,民众的生存环境能否得到保障?就现状而言,标准实施距离民众支持与信任相距甚远,进而客观引发杭州中泰垃圾焚烧厂事件、广州番禹垃圾焚烧厂事件等群体性抵制。

  垃圾焚烧厂在现实中屡屡碰壁,却难逃严峻形势所带来的压力。《“十二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提出,截至2015年,全国城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理设施能力达到无害化处理总能力的35%以上,其中东部地区达到48%以上。若达到上述目标,全国起码需再建170座垃圾焚烧厂,难度不言而喻。

  广东省科学院院长陈勇认为,解决城市垃圾的围城问题,“大跃进式”的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并不可取,而应把更多精力放在垃圾分类减量上。

借力设备之新思路

  专家认为,配合垃圾焚烧厂和填埋场建设,垃圾分类工作仍要常抓不懈,重中之重是首先分离食物垃圾。“这有两个重大意义,一是给整体生活垃圾减量,二是降低进入垃圾焚烧和填埋生活垃圾的水分含量。”清华大学环境与工程系教授聂永丰指出,“降低垃圾含水率应从厨余垃圾的源头开始。”

  在日本,每个家庭厨房水池边都有沥水网兜,便于人们将剩菜汤沥干水后再倒入垃圾桶。欧美国家则有不少家庭借助安装在厨房水槽下端的食物垃圾处理设备,将食物垃圾研碎之后排入污水处理管道,直达污水处理厂进行可再生循环利用。“公众对食物垃圾处理设备的依赖性经过使用后会明显上升,这将提高干湿垃圾分离效率。不过,食物垃圾处理器在中国刚刚起步,有广阔的空间发挥。”聂永丰说。

  为验证食物垃圾处理设备对垃圾焚烧和填埋的影响,同济大学和食物垃圾处理器制造商爱适易在上海曾做过研究。结果表明,当食物垃圾处理器普及率达到1%、5%、10%、100%时,日生活垃圾将分别减少130、650、1300、13000吨,每天直接减少垃圾焚烧处理费用9.11万、45.13万、89.86万、277.5万元,并可一次性节省新建焚烧厂投资0.52、2.6、5.2、16亿元人民币,每天直接降低垃圾填埋场处理费用1.39万、6.95万、13.9万、138.98万元。客观表明,食物垃圾处理设备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垃圾减量,降低垃圾焚烧或填埋的运行费用,带来可观的经济利益和环境效益。

“外来和尚”如何念经

  虽然数据乐观,但其推广距离中国市场普遍认可尚需时日。据了解,在食物垃圾处理器起源地,美国八成以上新建住宅配备了这一产品,而中国这一比重不足0.1%。“不否认食物垃圾处理设备在国外取得成功,但基于国内消费者的使用习惯和产品认知度以及国内外饮食、污水处理等方面存在差别,食物垃圾处理器在国外的成功经验能否照搬,是否适合中国的技术方式和消费者,都有待考察。”作为政府管理部门,住房城乡建设部城市建设司一位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近几年不乏发达城市率先“吃螃蟹”。上海浦东新区金桥瑞仕花园1200家住户,2010年全部安装了食物垃圾处理器。结果显示,小区垃圾排放量为每人每天0.6公斤,生活污水COD(有机物浓度)为100 420mg/L。与同区域小区相比,湿垃圾比例有所降低,人均垃圾清运费用节省约三成。在厦门,当地政府更是在《厦门市绿色建筑行动实施方案》中提出,“将餐厨垃圾处理系统作为标配”,进入以招拍挂、协议出让等方式新获得建设用地的商品住宅中。

  另一方面,与0.1%普及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食物垃圾处理器市场早已形成“群雄逐鹿”的场面,价格跨度从几千元到数百元的品牌多达几十种。除了几家外商企业,更多是势头强劲、层出不穷的本土品牌。业内人士表示:“市场导入期的产品品质最为关键。在口口相传的消费时代,某些产品一旦出现质量不过关、堵塞下水道等情况,会给整个品类造成沉重打击。”

  品质对应了价格。面对这一新鲜事物,多数民众对于自掏腰包购置专业设备处理食物垃圾表示谨慎,他们认为“此事应当由政府埋单”。专家认为,从目前市场和垃圾分类情势分析,由政府牵头,通过政策制订和推广补贴双管齐下,不失为缓解垃圾围城困境的良方。当务之急需理清并明确管理目标和策略,同时需要社会各界共同努力,包括政府加强管理和引导、企业加强自律、专家积极引导。

【编辑:史建磊】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