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飞猪2019年南极专线开始预订 去南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2018年03月28日 16:24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中新网3月28日电 2017年,飞猪推出南极专线,不足5万元的价格是过往南极游拦腰斩的水平,这让南极这一终极旅行梦想地,成了年轻人踮踮脚可以够到的地方。飞猪南极游的80后占比高达46.5%,其中近1/3是90后。

  3月底,飞猪开启了2019年南极专线的预订,凭借包船直采优势,新船季的南极专线被拉到了42999元起,早鸟预订还可领券直减3000元,意味着不到4万元就能去趟南极,比去年的首发价便宜1万元。

  据悉,新一季南极专线最大的亮点是,南极巡游和登陆的时间增加两天,有更多机会接触和感受南极。同时,启航码头选在更具地理意义的阿根廷乌斯怀亚,这里被称作“世界最南端的城市”,距离南极半岛更近,邮轮穿越德雷克海峡的时间也更短。

  除了一价全包行程,今年飞猪还推出了自由度更高的DIY版。例如有的年轻人希望趁飞越半个地球的机会,沿途多去几个国家逛逛。“不问来途”的DIY版,登船前的行程可由消费者自己规划,最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集中,再乘坐包机飞往乌斯怀亚,登上南极邮轮。南极真的不难及。

  去南极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飞猪南极专线游客灯丝儿
飞猪南极专线游客灯丝儿

  独自来南极的灯丝儿是个有点醒目的人,80后,处女座,半卷发,一路上举着个GoPro,拍照前总要大喊一声“GoPro拍照”,其他团友就紧接着开玩笑大喊“GoPro关机!”之后是一阵哈哈大笑。

  平日里,灯丝儿是北京一名计算机教师,这份忙闲分明的工作让他比较满意,因为他每年可以有固定时间去世界各地旅行。灯丝儿说,来南极的年纪比他预计得要早,如果不是飞猪南极专线的价格合适,他可能还会再等几年。

  威尔米纳湾巡游那天,灯丝儿特别幸运地拍到了鲸鱼尾翻出水面,黑白黄三色相间的剪刀型尾鳍,在黑蓝色水面和白色浮冰的映衬下,清晰可见锯齿形纹路,引起一阵围观。

  灯丝儿是个旅行经历丰富的人,2013年他从银行辞职,花了一年的时间旅行放空,先是搭顺风车从北京一路去西藏,之后又从西藏一路去了尼泊尔、印度、泰国、马来西亚、斯里兰卡、马尔代夫,曾经在斯里兰卡的寺院里住过两个月,也曾经夜半敲开面包铺借住躺椅。

  回忆起那段旅行,灯丝儿说那是“找自己”。

飞猪南极专线游客姚璧芸
飞猪南极专线游客姚璧芸

  “我看过一些南极相关的纪录片、书、照片,之前以为来了应该就是眼见为实的感觉,但身处其中的震撼跟隔屏看到的太不一样了, 南极的时间是以万年记的,路过的一块冰一块石头,可能都是地球几万年的痕迹,跟这些存在相比,你在生活中的那些烦恼还叫事儿吗?我真想让周围的朋友都来南极看看,亲身感受这种壮阔。”

  83岁阿姨很“出众” 全程不晕船

  2018年初,飞猪南极专线的四艘包船,近2000名游客陆续到达南极,这也成了史上最大规模的南极游。在众多南极游客中,83岁的姚璧芸阿姨很“出众”,这不仅仅是因为她的年纪,更因为她全程不晕船的壮举。

  83岁的姚阿姨是有史以来登陆南极年龄最大的中国人,如果不是在南极,你也许根本不会注意到她,她就像小区里坐在花坛边晒太阳唠家常的阿姨一样,满脸都是生活的痕迹。但谈到旅行看世界这件事,她所流露的热情和果敢的实践决心,丝毫不逊色任何80后90后。

  提到来南极的挑战,姚阿姨相当淡定:“去哪里能没有挑战?只要你想去,都能克服。”

  智利时间2018年2月6日,船过德雷克海峡,海浪最高达到13米,强烈颠簸带来的不适感使得绝大多数游客已经趴倒在房间里,仅有少数人在公共区打牌聊天,转移晕船的注意力。

  姚璧芸阿姨独自坐在最靠近走廊的双人桌前,慢慢地啜饮姜茶(有助抗晕船),喝完把杯子放到集纳托盘上,又走入讲座教室,像一个学生一样安静地坐下听讲。

  姚阿姨在退休前是浙江大学的一名教授,退休后经常跟着学校组织的离退休干部旅游团四处走,在天池看过火山,在内蒙古看过草原,也在去尼泊尔的航班上眺望过喜马拉雅。来南极的想法是她儿子提出来的,说看到飞猪上有南极专线,问她要不要去看看。老太太很佛系,“南极嘛,看看也无妨。”这就报了名。

  但83岁高龄来南极,可不是开玩笑的!报名之后,姚阿姨和儿子收到飞猪的几次电话劝说,表示出于安全考虑希望她们能够退团,费用全部退还。姚阿姨不干,“我一只脚已经跨出去了,怎么能收回来。”姚阿姨还特意找国外的朋友了解,听说国外不但有90岁高龄去南极旅游的,还有坐轮椅去的。

  一路下来,老人家不但没有生病,还参加了几乎所有的登陆和巡游活动,唯一漏掉的一次巡游还是因为儿子去参加皮划艇了,没有人陪她上船。更惊人的是,两次穿越魔鬼西风带,累计时长接近100小时,老人家连晕船药都没吃,啥事儿没有就过来了,这身体素质真是大半船的年轻人都比不了。

  走过了世界最远的路线,姚阿姨不打算就此打住,她的下一个目标是北极和非洲。“南极旅游并不难。我就是个普通游客,也许很快就会有比我年长的中国人来南极了。”

【编辑:陈海峰】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9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