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期
250px
2014年2月28日

打车软件“掐架”

  谁在点钱 谁成炮灰?

  编者按:打车软件行业的两大新秀——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火拼,提供火药的是国内互联网行业最挣钱的两大巨头——腾讯和阿里巴巴。打车补贴大战的背后是两大巨头的移动支付大战。而两大互联网巨头争夺移动互联支付入口的战争,为何从出租车行业开始?(详细)

  “永远比同行多给1块”,这样口号在风中猎猎飘扬,这场烧钱大战给人感觉是“根本停不下来”。面对双方一次次豪爽地“立减”,乘客笑了;面对双方一回回大方地“补贴”,司机乐了。怎样的土豪有这种底气?

打车软件背依互联网巨头“烧钱圈地”

  两大打车软件战争于今年1月10日开始。当时嘀嘀打车与微信支付发起“奖10元车”营销活动,用嘀嘀打车加微信支付的乘客,每一笔车费减免人民币10元,同时还额外补贴司机10元。嘀嘀打车与微信支付还宣布,继续投入人民币2亿元“请全国人民打车”。

  嘀嘀打车与微信支付推出奖励活动后,其主要竞争者快的打车也不甘示弱,1月22日支付宝钱包和快的打车也祭出补贴,只要消费者用支付宝支付打车款,乘客每单奖励人民币10元,司机每单奖励人民币15元,支付宝和快的打车还声称将为此活动投入人民币5亿元。

  2月17日嘀嘀打车宣布新的补贴政策,预计投入补贴的金额达人民币10亿元;而快的打车则挑衅的说,对乘客和司机的补贴“永远比同行多1元”,打车软件进入第三次大战。(详细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嘀嘀打车和快的打车双方补贴总额已达19亿元,仅46.1%网民没有使用过打车软件。 (详细

  软件商用户激增、乘客省钱、司机赚钱,在这看似三方实现共赢局面的同时,拒载乘客、交通事故频发、分段打车造成资源浪费等问题也浮出水面。(详细)

  国内打车软件在2013年兴起,30多款不同的打车软件并行竞争。打车软件公司要想争取到更多的用户,最直接的办法就是烧钱“圈地”。在最初尝到了打车返现金的甜头后,打车软件烧钱正酣的这场混战接下来还会带给我们什么?

的哥接了'大单'半路'抛客

  日前一位网友在微博上称,自己前几日搭乘一辆出租车,司机不仅一路上都在边开车边看手机,还因为在打车软件上接下一笔“大单”,要求乘客提前下车,令人不满。 (详细)

乘客抱怨'车更难打'

  前天,记者体验“快的打车”。5公里的路程,又是在市中心,按理说车应该不难打,却从下午4点15分开始叫车,出发地周围一直有30辆左右的空车,但是无人接单。直到晚上7点20分加价5元才叫到一辆。而且,付钱还碰到了麻烦:系统竟然没有自动减去13元,没享受到补贴。记者随后致电快的打车的客服,电话一直无法接通;支付宝的客服告诉记者,记者的操作过程并没有问题,是系统出错了,三个工作日内会将13元补贴打到记者的支付宝账户。(详细)

开车时接单,行车安全难保障

    市民何先生称,现在打车时老是听见司机的手机响个不停,有时候司机还会边开车边抢单,这让他非常担心自己的安全。“过去没有打车软件,司机至少眼睛看着车外、手放在方向盘上,但现在许多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还要眼睛盯着手机、双手随时准备在手机上按按划划抢单,跟开车打电话差不多,难道不危险吗?”张先生认为,司机开车时接单,安全难保障。(详细)

高峰期系统频“瘫痪”

   仗着阿里和腾讯这两个有钱的爹,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之间的价格战继续升级。双方在昨天再次将各自的打车补贴上调了一元钱。不过,补贴力度加大的同时,不少消费者和司机却反映这两天系统频频出现“卡壳”情况。(详细)

  北京:影响安全 一车一终端

  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表示,为规范电召服务运营行为,确保出租汽车运营服务安全,结合近期出现的驾驶员车内安装多个手机叫车终端,可能导致因驾驶员抢单而产生不安全因素的情况,规定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

  上海:减少拒载 早晚高峰禁用

  上海市交港局做出规定,自3月1日起,实施早晚高峰时段(即每日7:30至9:30、16:30至18:30)出租汽车严禁使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措施。在禁止使用期间,除公安交警管理规定禁止停车的区域以外,乘客扬招“待运”车辆不停的,即视为“拒载”,乘客可向12319城建热线和出租车所属企业服务监督电话投诉。

  成都:妨碍安全 开车抢单罚100

   成都市交管局明确表示,出租车驾驶员在驾车过程中使用手机打车软件抢单,不论是将手机用支架固定在挡风玻璃上,还是将手机放置于控制台、座位上等车内其他位置,均属于妨碍安全驾驶行为,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将面临罚款100元、记2分的处罚。

  杭州:投诉不受理 望限制打车软件

  杭州市道路运输管理局负责人表示,杭州目前没有类似北京“一车一终端”的规定,也暂时没有叫停打车软件的相关政策出台。

  但该负责人同时表示,该局对打车软件是不认可的,“由打车软件引起的纠纷、投诉,我们一概不受理”。

  他表示,运管局已向杭州市政府反映了打车软件易引起管理难的问题,希望政府能尽快出台相关政策限制打车软件。

  广州:不反对使用 不允许拒载

  广州市交委负责人介绍,该市对打车软件的态度保持两个原则:一是不反对市民、司机对软件的使用;二是决不允许司机以打车软件为借口要求加价。

  该负责人表示,广州市严格要求司机遵守运营规范。他表示,司机不得在驾驶过程中看手机,不允许拒载,“路边招手拦车,空车未停即算拒载”。

接入电调平台或成最后归宿

  停战”或并非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打车软件大战引发了“拒载”、“加价打车”、“打车难”等许多乱象。针对打车软件,上海市交港局昨日做出规定,自3月1日起,实施早晚高峰时段出租汽车严禁使用“打车软件”提供约车服务措施,并将打车软件约车业务纳入电调业务统计范围。

  这项措施在一项网友调查中,将近一半网友“点了赞”。制定措施的并不只是上海,在北京、南宁、成都等城市都有相关规定出台,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城市表示“密切关注”,不排除以后会出台相关规定。(详细)

巨头打车之争:意在移动互联网

  “两大打车软件的竞争就是为了抢占用户、市场份额。”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赵占领认为,也正因为这属于前期的推广行为,“烧钱”竞争不会持续太久。

  “打车软件的迅速发展,厂商之间的激烈竞争,背后的真实目的,其一,在于移动支付的竞争,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通过打车软件与支付宝及微信支付的相结合,不仅使得打车软件用户增长,还能够培养用户使用移动支付的习惯,促进移动支付产业发展;其二,因其打车行业的服务标准化程度较高等行业特性,是较容易实现O2O的领域,是打通线上线下流程实现O2O的典型应用场景。”易观国际智库分析师王健则分析说。

  移动互联网领域正是目前互联网企业竞争的重地,而移动支付和O2O也正是互联网巨头布局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方面,因此,看似“烧钱”的竞争,实则是为了更高的收益。王健还表示,两家打车软件背后的企业实力相当,短时间内不太可能由一方占领市场,所以一两年内市场格局不会有太大的变动。

马云调侃:两个蛮汉打架 别人在看笑话

  马云调侃快的和嘀嘀说,“两个蛮汉打架,街上看热闹的人多,绝对不要认为别人在看比赛,别人是在看笑话。”马云扎堆下大量用户评论称,马云此番话语显示,激烈的市场竞争必将回归理性,智慧的市场行为一定会覆盖所有的有需要的人群,尤其是老人和小孩。 (详细)

  结语:市场化让打车软件迅速崛起,给消费者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让出租车司机有利可图。但是资本、互联网巨头的介入,直接导致竞争高度集中,难免会抑制甚或消灭同类应用的创新性发展,将打车应用推向红海市场,让一个新兴市场过早地终结。
策划:姜莹
设计:陈光华
技术:张晶
E-mail:finance@chinanews.com
编辑部:010-57478270
资源合作:010-57478258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