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中介"玩猫腻" 2300万别墅竟被压到700万

2013年02月25日 16:43 来源:新民晚报 参与互动(0)

紧邻浦东新区外环线的独幢别墅,以六七百万元的价格就能买到?这样天方夜谭的事情竟然出现在房地产交易中心终审通过的房产交易合同中,其中究竟有着怎样的猫腻?浦东新区检察院反渎局在原南汇房地产交易中心和中原、汉宇公司挖出一个相互勾结挖国家墙脚的团伙,利欲熏心的他们,竟然胆大到将真实成交价2000余万元的豪华别墅做低到六七百万元的“地板价”申报过户,造成国家税款损失430万元。近日,浦东法院对其中的关键角色――原南汇房地产交易中心审核科终审员王某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没收财产1万元,另一名受理员刘某同样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

赚了钞票还想逃税

一天,浦东康桥镇上的提香别墅里,走进一个来自山西的煤老板千金韩某,一开口就要给自己和妹妹各买一套别墅。汉宇地产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杨某对大客户悉心服务,顺利做成生意,帮她们买下原为美籍华人关某和天津人赵某的两套别墅,价格分别为2250万元和2300万元,之后,韩氏姐妹在东方路上的一家银行办理了房贷,金额分别为1400万元、1500万元。

别墅价格不菲,交易过程中需要按章缴纳的税费自然也不少。关某和赵某虽然通过卖掉各自房屋都赚入了1000多万元,但一想到即将付出的一刀刀钞票,仍然心疼不已,便与中介商量想办法做低房价,两人都愿意按照“行规”,支付税费差额部分的三成作为好处费,心情迫切的赵某甚至还愿意额外再按照房屋总价的0.5%即11.5万元给杨某个人。

杨某转而与韩某商量时,韩某听说自己不用出分文也能同时得利,节省近100万元的税费,焉有不乐意之理。于是,三方一拍即合,杨某重新炮制了两份假合同以及虚假公证材料,将房价做低到分别仅为600万元和700万元,比韩氏姐妹的贷款金额还要“倒挂”一大截,所以,当韩氏姐妹事后在房地产交易中心交易时第一次看到这两个数字时,心里也暗暗吃了一惊,顿时感到面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地产经纪人“神通广大”。

金钱铺路相互勾结

杨某的神通来自何处?秘诀其实很简单,就是四个字――金钱铺路。

杨某与上下家商量妥当后,找到在中原地产工作的老同事倪某,托“一向有路子”的倪某想办法。倪某既与原南汇房地产交易中心的几个关键岗位工作人员很熟悉,又了解内情,知道原南汇房地产交易中心的周浦受理处没有电脑联网核价系统,只有一套已沿用多年的书面限价标准,即南汇地区花园住宅成交最低限价不得少于1.6万元/每平方米,这就给做低房价提供了可乘之机。正是按照1.6万元/每平方米这个最低限价以及房屋面积,杨某和倪某商定了将房价分别做低到600万元和700万元。

随后,倪某找到相熟且多次“合作”的周浦分理处受理员刘某以及审核科终审员王某和邱某,直截了当请他们帮忙并谈好好处费的金额。三人到案后表示,看到倪某交上来的材料时,他们自己也都吃了一惊,没想到他居然敢把贷款便有一千四五百万元的别墅房价做低到六七百万元。不过,三人通气后发现,倪某已经把整条路都铺好了,而自己也都有利可图,便全部保持沉默,通过了这两份本应被退回的交易材料,让韩氏姐妹顺利拿到了房产证,而刘某和王某的银行卡上,很快也分别有了一笔6.5万元和31万元的进账。

不过,最终这桩违法勾当还是因为有人举报而露了馅。浦东新区检察院举报中心接到线索随即展开调查,一串“蛀虫”接二连三被挖出。审理过程中,检察机关发现,这并非他们第一次内外勾结。目前,税务部门正在追缴别墅卖家偷漏的税款。

【记者调查】

“做低房价”并不罕见,当事人有法律风险  一串“蛀虫”已被浦东新区检察院挖出,然而,这样的蛀虫是否还有?

“290万到手中环卢湾97年的房子做到200万普通住宅,做低房价中介跟我说要税费50%左右的打点费”、“做低房价要给中介多少好处费?”、“请问中介做低房价一般怎么收费做低房价?”、“浦东求个懂做低房价的达人”、“闸北区113平的房子240万,想做低到200万以下普通住房,有人能帮忙做的话,酬劳都好谈”……在篱笆、搜房、宽带山等房产论坛上,不少市民讨论如何在房产交易过户过程中做低合同房价以规避税费的话题,他们觉得“做低房价”似乎是房产交易的“潜规则”,“老老实实交税的是傻瓜”。

而在现下,也有很多人已经通过中介打通关节,将房价做低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王先生告诉记者,2012年他在闵行区青杉路购买了一套价格为450万元、145平方米的复式房屋。这套房屋的面积和成交价已超过普通住宅的标准,买卖双方为节省税费,在中介一手操作下签订阴阳合同。于是,在交给闵行区房地产交易中心办理过户登记手续的房屋买卖合同上,这套房屋的成交价格为218万元,比上家几年前购入的价格仅溢值30万元。

交易时,中介本承诺可以“搞定”交易中心工作人员,后来又提出218万元的价格做不下来,要求王先生加钱。从事法务工作的王先生早就留了一手,在真实合同上约定了一笔24万元的“打包价”,涵盖中介费、税费等所有费用,因此,他只同意多给5000元红包,而中介也顺利打通关节,成交这笔生意。

做低房价,似乎是打擦边球的“多赢”之举,很多市民并不了解其中的交易风险。郭先生在购买闵行区七宝镇一套房产时,就被中介三番四次就“红包”收费跳价。因此,法律专家提醒市民,不要为了图一时之利签署阴阳合同,不仅不能保证自己的合法权益,一旦被查出蓄意做低房价,还要承担补交税费等法律责任,得不偿失。 本报记者 孙云

【编辑:陈璞】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