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昆仑健康违规股权将遭整肃 郭英成家族难做南郭先生

2017年12月13日 08:46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参与互动 

  昆仑健康违规股权将遭整肃 郭英成家族难做南郭先生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又一次聚焦了市场目光。近日,保监会对昆仑健康下发监管函,其中提到将对该公司违规股权进行处置,引发无数猜测。这是保监会时隔数月后再提昆仑健康的违规股权问题,而保监会也在此次监管函中从侧面证实了昆仑健康存在违规股权,并表示将会对其进行处置。

  虽然保监会并未向外界透露昆仑健康的股权是如何违规的,但此前业内即对“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是否为昆仑健康实控人一事充满关注。去年12月,昆仑健康曾变更4家公司股东,有媒体报道称,这4家公司实际控制人或高管,存在与佳兆业及其关联公司工作人员重名的现象,据此将昆仑健康的实际控制人指向“佳兆业郭英成家族”。

  对此,保监会今年一季度连开两张问询函,均指向昆仑健康的股权问题。

  佳兆业董事会主席郭英成今年8月下旬在佳兆业中期业绩会上曾表示,自己与公司均不持有任何保险公司股份。业内人士认为,此次保监会已明确定性了昆仑健康的股权违规,接下来谁再“隐身”于保险队伍中,“大隐隐于市”,恐怕难做成“南郭先生”。

  事实上,昆仑健康近年来负面新闻缠身。2013年,因“踩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老总陈怡涉嫌集资诈骗案,保监会对昆仑健康险进行了问责,时任总裁被迫“下课”。

  据媒体报道,伴随着股东的变换,昆仑健康险近日上演高管“大换血”。原总裁傅杰也已出走,总裁一职临时由董事长李英哲接替。昆仑健康险还将有审计责任人、合规负责人等多个重要岗位发生变更。从时间节点看,昆仑健康险每一次高管更迭都发生在公司出现“大新闻”之后。

  与此同时,如何实现盈利也是其面临的一道考验。最新披露的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第三季度,昆仑健康实现净利润-1.76亿元,前三季度已累计亏损超过5亿元。而该公司成立以来,仅2015年和2016年依赖万能险实现扭亏。但由于中短存续期保险产品新政出台,昆仑健康再次面临亏损境地,并肩负巨大转型压力。

  昆仑健康股权违规 佳兆业与明天系藏身?

  昆仑健康成立于2006年1月,是国内第一批专业健康保险公司。公司第一大股东为福信集团有限公司,持股约合4.46亿股,占总股本的19.04%。昆仑健康险称公司股权结构较为分散,不存在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昆仑健康的分支机构较少,目前只有北京、上海、广东、浙江和山东五家省级分公司。

  去年12月,昆仑健康曾变更4家公司股东,分别为深圳市宏昌宇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深圳市正莱达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正远大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泰腾材料贸易有限公司。

  公开资料显示,昆仑健康原股东西藏恒实投资、福建清科投资进行了股权转让。股权变更后,宏昌宇持有昆仑健康10.30%股份,正远大持股7.68%,泰腾材料持股7.44%,正莱达持股5.54%,4家公司合计持股比例共30.96%。

  据法治周末报道,有媒体质疑福信集团仅仅是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而实际上则是由这4家股东作为影子企业为“佳兆业郭英成家族”代持股权,“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才是昆仑健康的实际控制人。前述4家企业的股份所占比例合计30.96%,已远远超过第一大股东福信集团。

  佳兆业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于1999年成立,2009年12月,公司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主营业务包括:地产开发、城市更新、商业运营、酒店管理、物业服务等。2017年上半年,公司实现盈利18.91亿人民币,同比下降25.26%;营业收入85.87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1.81%。

  公开资料显示,宏昌宇监事毛卫华与佳兆业地产(太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重名;正远大监事钟小红与深圳市佳兆业和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已注销)的法定代表人重名;泰腾监事张竣智与深圳市佳兆业实业发展有限公司的监事重名。此外,正莱达旗下的深圳桂芳园城市更新产业投资中心与佳兆业集团同为深圳市桂芳园实业有限公司的股东。

  郭英成是佳兆业集团的创始人。2014年,佳兆业房源被限制交易,公司现金流枯竭,陷入债务危机,而郭英成也一直在香港滞留不归。

  影子公司情况如若属实,那么“佳兆业郭英成家族”则通过去年12月4家公司的股权变更,不动声色地取得了一个稀缺的寿险公司牌照的控制权。

  据国际金融报,在保监会的二次问询函中,提及了昆仑健康的第二大股东深圳市嘉豪盛实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的持股比例为14.95%。与前面4家股东指向“佳兆业郭英成家族”不同,深圳嘉豪盛背后牵出了“明天系”。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开披露信息,深圳嘉豪盛的股东为北京久晟、上海圣达信实业有限公司、深圳市鑫顺泰商贸有限公司、鄂尔多斯市通海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北京久晟的出资人有三家,分别为北京久银投资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哈尔滨市华源通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和华夏人寿,华夏人寿正是“明天系”保险公司。

  另外,深圳嘉豪盛发布声明称公司实际控制人为王鹤,其为青岛信和昌达科贸有限公司的自然人股东。而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公开披露信息,青岛信和昌达科贸有限公司股东为刘学津和王善成,与昆仑健康险披露不符,仍需做出说明并提供证明材料。

  昆仑健康曾回复保监会称,目前公司有14家股东,各方股东所持股份均未超过总股份的20%,产权主体多元,股权相对比较分散;不存在能够通过公司治理结构的安排对股东会、董事会的决议造成实质性重大影响的实际控制人。

  如果4家企业确实受到佳兆业控制,那么昆仑健康则涉嫌虚假陈述,隐瞒关联关系。

  保监会两度问询股权结构 监管函明确定性违规股权

  11月28日,保监会就险企公司治理下发第三批监管函,涉及昆仑健康、泰山财险、永安财险三家险企。保监会表示,在对上述三家保险公司进行公司治理现场评估时,发现三家公司均在“三会一层”运作、合规与内控管理、内部审计、关联交易、信息披露、考核激励等方面存在问题。

  不得不提的是,在给昆仑健康的监管函中,保监会提到一句:“我会将依法对你公司违规股权进行处置”,引起市场无数猜测。

  今年2月17日,保监会在《关于对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有关问题的问询函》中提及的问题包括:是否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有关,入股资金是否来源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下属企业或其关联方等。

  随后,昆仑健康作出回复,表示以上四方股东不存在关联关系,且均与“佳兆业郭英成家族”无关。

  就在公众认为这次质询已尘埃落定之时,2月27日,保监会再度下发了《关于对昆仑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权有关问题的二次问询函》,要求该公司及其有关股东作进一步解释。另外,保监会还质疑其中一家股东公司的回应披露与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所示不符。

  除此之外,保监会还要求昆仑健康提供4家股东公司每一级股东的基本情况,其中,法人股东就近三年主营业务、财务状况、入股资金来源作出说明,并提供证明材料;自然人股东就入股资金来源作出说明,并提供证明材料。

  不过,在二次问询函之后,昆仑健康回应的相关细节始终未对外披露。

  澎湃新闻日前曾报道称,8月29日,在香港举办的佳兆业2017年中期业绩发布会上, 佳兆业董事会主席郭英成首次正面对持股保险公司发声:“我个人和佳兆业没有持有任何保险公司的股份。”

  据法治周末报道,为了隐藏主体资格而做股权代持的案例在保险行业并不鲜见。随着保险业的发展,一些资本“大鳄”对保险牌照垂涎已久,他们往往通过影子公司,隐秘控股保险公司。

  事实上,一些控股股东最初的资金往往来源于银行或信托贷款,实现对险企控制后通过关联交易套取险企资金,反过来偿还贷款或进一步对险企增资。为防止险企成为资本“大鳄”的“提款机”,监管层一直对险企的股东有所要求。

  目前,正在第二次征求意见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规定,保险公司单一股东持股比例不得超过公司注册资本的三分之一。但是,如果股东方存在关联企业众多、股权关系复杂且不透明、关联交易频繁且异常这类问题,就无法成为持股超过30%的控制类股东。

  北京工商大学保险研究中心主任王绪瑾表示,在险企中影子公司股权代持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问题,包括企业制定的投资和经营的政策,易受到公司实控人的影响,这就有可能损害到中小股东的利益,不利于企业发展,最终损害的就是被保险人的利益。

  据了解,昆仑健康是第4家被监管层明确表示要对违规股权进行处置的险企。此前,保监会已下发监管函,将对君康人寿、华汇人寿、长安责任保险3家险企违规股权进行处置。这3家险企都存在违规股权代持的问题。

  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二次征求意见稿也表示:“被保监会撤销行政许可的保险公司投资人,应当按照入股价格和评估价格的孰低者退出,这部分股份可以由保监会指定的机构承接。”

  人事震荡高管出走 总裁职位空缺

  据北京商报,近年来,昆仑健康负面新闻缠身不断,每一次都备受关注。

  2013年,因“踩雷”泛鑫保险代理公司老总陈怡涉嫌集资诈骗案,保监会对昆仑健康险进行了问责,时任总裁被迫“下课”。

  在泛鑫女高管跑路风波过后,昆仑健康逐渐淡出公众视野。今年3月,昆仑健康又因实际控制人问题先后两次遭遇保监会问询,而这是保险业首例问询函,成为当时行业热议的一大话题。当时,有自媒体质疑:昆仑健康名义上的第一大股东是福信集团,持股占比为19.04%,实际上却是该公司新晋4家股东,即郭英成家族的影子企业所控制。一位接近昆仑健康的知情人士称:“目前,新股东还未正式介入,现在处于僵局。”

  昆仑健康2017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傅杰不再担任公司总裁职务,该职位人选目前依然空缺;董事长李英哲兼任公司临时负责人。

  公开资料显示,傅杰是一名保险业老将,自2015年6月起任昆仑健康副董事长。曾在中国平安、泰康人寿、前海人寿任重要职位。

  此外,昆仑健康审计责任人等也发生变更。昆仑健康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葛岚不再担任公司总裁助理兼审计责任人、首席风险官职务;公司董事会秘书王焱兼任公司首席风险官;公司总裁助理兼合规负责人刘东不再兼任北京分公司总经理。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四季度,昆仑健康才任命葛岚为首席风险官。不难看出,以上职位变更对象均为总裁的“左膀右臂”。对此,昆仑健康相关负责人回复称:“公司原副董事长兼总裁傅杰,目前仅卸任总裁一职,专职任公司副董事长。另一名高管变动,是因新设保险公司高薪挖脚导致,以上均属公司经营活动中正常的调整行为。”

  事实上,这已不是昆仑健康首次进行高管大调整。2015年,昆仑健康进行了成立以来的首次管理层大调整:保监会通过昆仑健康五位管理层的任职资格,其中包括核准李英哲担任公司董事长,傅杰担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巢洋担任公司董事,杨鹏担任公司监事,李春辉担任总经理助理。

  业绩持续亏损 健康险转型陷困境

  不论股东是谁,让昆仑健康更“扎心”的可能是糟糕的业绩表现。

  昆仑健康历年年报显示,2010-2014年,其实现净利润分别为-0.5亿元、-1.14亿元、-1.25亿元、-2.81亿元、-0.65亿元;2015年由亏转盈,2015-2016年,其实现净利润分别为1.52亿元和0.09亿元;不过,2017年再次陷入亏损,2017年一、二季度,其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58亿元、-1.48亿元。

  事实上,昆仑健康此前一直是以万能险为主的投资类产品,占比多在90%以上。

  根据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披露的第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昆仑健康净利润为-1.76亿元,比二季度-1.48亿元进一步扩大。

  而在今年第二季度,昆仑健康还出现了现金流危机。根据偿付能力报告披露,受大量退保因素影响,昆仑健康第二季度现金流由第一季度的1.42亿元降至-3.94亿元。

  昆仑健康表示:“在基本情景下,未来净现金流量保持净流入。如果在压力情景中,未来季度现金流小于零时,我公司将采取增资、发行资本补充债券,或短期债券融资的方法补充现金流,减少营业费用开支等措施改善现金流。”

  出现这些问题的“症结”或许与昆仑健康业务发展有关。作为激进保险公司的代表之一,昆仑健康严重依赖万能险产品。

  数据显示,昆仑健康前5个月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大幅下降,与去年同期的40.12亿元相比,下降超80%至7.45亿元。与此同时,今年前5个月,其原保险保费收入仅占规模保费的35%,逼近保监会划定的30%红线。

  根据保监会公布的统计数据,1-10月,昆仑健康实现规模保费30.57亿,对比去年45.93亿的规模保费数据,同比下滑33.45%。而规模保费下滑的主要原因,或是因代表万能险数据的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的大幅下降。昆仑健康前10月原保险保费收入13.57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17亿,同比去年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44亿的数据,下滑61.44%。在今年4月,昆仑健康甚至出现单月原保费收入和规模保费双双告负的情况。

  据国际金融报,一位资深保险业内人士表示,像昆仑健康这样的公司,受保监会监管新规的影响很大。如果不能很好地转型,可能未来一段时间的业绩都不会太好,盈利压力较大。

  成立于2005年的昆仑健康,早年保费一直都在低位徘徊。自2013年开始经营万能险,2014年万能险发力实现规模化增长。而2015年开始扭亏,这一时间正是该公司借助万能险实现规模增长的期间。

  进入2016年,虽然该年度全年净利润890万元,但前三季度的亏损较大,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分别亏损2.98亿元、1.63亿元、0.71亿元,四季度实现5.44亿元盈利,才保住全年未亏损。

  根据2016年年报,昆仑健康2016年营业收入15.4亿元,营业支出15.38亿元,营业支出中,以“业务及管理费”“其他业务成本”最高,分别为3.48亿元、7.7亿元。而“其他业务成本”中的支出有三部分,“保户投资款手续费及佣金”“保户投资款结算利息”“保户投资款持续奖金准备金”,当中保户投资款结算利息占比最高,达5.93亿元。

  北京商报报道称,去年以来,保监会对中短存续期保险产品进行了严格限制。其中与健康险相关的是“护理保险产品和失能收入损失保险产品,生存金给付必须以出现护理状态或失能状态为条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分析称:“因为万能险来钱快,此前一些专业健康险公司确实在主打万能险业务。现在监管环境趋严,将有利于专业健康险公司心无旁骛地回归主业,专注于健康险的深度挖掘。”

  对于转型,昆仑健康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据昆仑健康透露,目前,该公司正在积极迎接产品的转型期,全力开发符合监管政策导向且凸显健康保险产品特色的新产品。今后依然会一如既往地将面向已病人群的健康险作为业务重点,为更多的带病人群提供专属、专业的保险产品。另外,昆仑健康近期在健康服务的创新方面也有了较大进展,如创新推出了心康好管家项目,能为客户提供健康管理与保险双保障。

  目前,市场上共有太保安联健康、人保健康、平安健康、和谐健康以及昆仑健康等7家专业健康险公司,绝大多数处于亏损状态。朱俊生分析认为,因为健康保险不单是单个疾病保险那么简单,而是从上游健康管理到下游疾病预防的一个完整的健康保险产业链。全方位去参与对保险公司来讲要求挺高,保险公司应苦练内功,提升自身内在的能力建设。

【编辑:王忠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