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惹眼余额宝8个月吸金4000亿 究竟挡了谁的道

2014年02月26日 09:30 来源:证券日报 参与互动(0)

    惹眼余额宝8个月吸金4000亿元

    钮文新与互联网理财刀笔相向钮文新认为,取缔余额宝是基于国家宏观经济利益,而支付宝回应,产品只是令普通人能够零门槛、低成本地享受到适合自己的金融服务

    钮文新与互联网理财刀笔相向

    钮文新认为,取缔余额宝是基于国家宏观经济利益,而支付宝回应,产品只是令普通人能够零门槛、低成本地享受到适合自己的金融服务

    从横空出世到规模猛增至4000亿元(2月14日),余额宝仅用了短短8个月。

    但如今,伴随着自身的不断壮大,惹眼的余额宝也遭到质疑。2月21日,央视证券资讯频道执行总编、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发表《取缔余额宝》一文,称“余额宝是金融寄生虫”。此番言论一出,便立即引发了一场余额宝是否是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的大讨论。而钮文新与余额宝之间的PK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钮文新:

    余额宝是金融寄生虫

    在《取缔余额宝》一文中,钮文新表示,余额宝不仅冲击银行,更冲击全社会的融资成本和中国的经济安全。“当余额宝和其前端的货币基金将2%的收益放入自己兜里,而将4%到6%的收益分给成千上万的余额宝客户时,整个中国实体经济,也就是最终的贷款客户将成为这一成本的最终买单人”。

    基于此,钮文新将余额宝比喻为趴在银行身上的“吸血鬼”,典型的“金融寄生虫”。“它们并未创造价值,而是通过拉高全社会的经济成本并从中渔利。它们通过向公众输送一点点蝇头小利,为自己赢得了巨额利润,同时让全社会为之买单。” 钮文新认为,“余额宝这样的所谓‘互联网金融’,仅仅停留在货币市场当中,它们通过构建很高的收益预期和方便的互联网通道,把老百姓存款从银行吸出来,制造银行系统的流动性紧张(供不应求),拉高存款利率,然后再以协议定存方式把钱存给银行,并从中渔利。而银行存款利率上涨,必然引发贷款利率上涨,贷款利率上涨推高企业生产成本,最终必然反映到所有商品价格上。”钮文新如此表示。

    为了证明上述观点,钮文新给出了数据加以说明。“我们假定余额宝4000亿元规模平均收益6%,利润240亿元,余额宝和货币基金大约要吞掉80亿元(4000亿元的2%),其它余额宝客户分享160亿元”。

    钮文新表示,余额宝睡着觉就可以从240亿元的收益中分走80亿元,而且风险比打劫还小,“我们都指责商业银行暴利,余额宝更像是‘暴利’,我的主张就是取缔余额宝,还中国以正常的金融秩序”。

    该观点抛出后,随即一石激起千层浪,面对各界质疑,2月24日下午,钮文新再次发文,称余额宝这种投机式的行为影响到了核心价值观,“现在‘余额宝们’的危害还小,但这种‘钱炒钱,利率越炒越高’的恶性循环趋势却是我们不得不高度关注的事情。其实,这其中谁最受益?还是有钱人,他们完全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变成食利者阶层,这是不是在进一步摧毁一个民族的实业精神?”

    在钮文新看来,余额宝正打着改革的旗帜绑架公众利益。他之所以呼吁“取缔余额宝”,是基于国家宏观经济利益的立场。

    支付宝:

    创新与变化才是永恒

    2014年2月14日,在规模上升至4000亿元的同时,余额宝也超越了盘踞基金排名首位7年之久的华夏基金,成为新的行业大佬。此外,余额宝还于当日公开发售了“余额宝用户专享权益2期”。该产品只针对余额宝用户,购买产品的资金只能来自余额宝。相关资料显示,其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并将保本保底。

    余额宝相关项目负责人曾就此表示,不同的用户有着不同的财富增值需求。“专享权益2期”针对的客户理财需求是把一段时间内不打算花的钱存起来,换取相对较高的收益,这也是未来研发产品的思路。

    最为惹眼的是,数据显示,今年1月份,我国商业银行存款减少了9400亿元,而这9400亿元的银行存款流失到哪里?业界猜测绝大多数的资金流向了类似于余额宝的各类理财宝中。

    或许,正是这些观点与议论,最终促成了钮文新那篇“取缔余额宝”的博文。

    博文发布后,支付宝方面曾略带调侃意味地回应称,“趁老板还没找我之前,我就说一句:余额宝的核心价值观是用实干的态度,创新的思路,市场化的方法,让普通人能够零门槛、低成本地享受到适合自己的金融服务。老师你造(知道不知道)吗?创新与变化才是永恒的主题啊!前几天看个漫画挺好,一会发给老师您看”。

    同时,支付宝还针对其文中提及的“余额宝一年利润为2%”内容,进行了反驳。支付宝方面称,余额宝加增利宝,一年的管理费是0.3%、托管费是0.08%、销售服务费是0.25%,除此之外再无费用。费用合计仅为0.63%。

    业界声音

    蔡锷生:

    别让银行业

    和互联网金融对立

    原银监会副主席蔡锷生日前表示,很多人把互联网金融作为一种很对立的东西来去认识,是有问题的。互联网金融现在已表现为社会发展过程中的客观事物了,任何事情都有正反面。

    现在首先要考虑怎么解决整体的金融建设问题,现在的传统金融体制并不完善,应该用发展的眼光去看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体系的改革,要脚踏实地地去推进。

    刘士余:

    互联网金融

    和传统金融相互促进

    央行副行长刘士余在2月20日出版的《清华金融评论》撰文称,与传统金融相比,互联网金融市场份额还很小,生长点主要在“小微”层面,具有“海量交易笔数,小微单笔金额”的特征,这种小额、快捷、便利的特征,具有普惠金融的特点和促进包容性增长的功能,在小微金融领域具有突出的优势,一定程度上填补了传统金融覆盖面的空白。

    因此,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并非相互排斥、非此即彼,而是相互促进、共同发展,既有竞争、又有合作,两者都是我国多层次金融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

    刘胜军:

    银行应放下身段

    拥抱互联网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23日在财新网撰文称,互联网金融是中国经济体系中多年来罕见的正能量。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利率市场化、不分所有制平等使用生产要素等金融改革目标,已经被互联网金融“不等、不靠”地部分实现了。那些习惯于“高大上”的银行,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放下身段、拥抱互联网革命,或许能避免诺基亚、柯达的命运。

    许善达:

    余额宝的模式

    类似于“团购”

    在原国家税务总局副局长许善达看来,余额宝的模式类似于“团购”——我有几万块钱,去银行要6%的回报,可能性很小,现在余额宝把这个钱都集中在一起,几十亿、上千亿的规模,再和银行谈协议存款时,其议价能力增加。

    黄震:

    余额宝规模

    尚不必大呼小叫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认为,如果说余额宝是吸血的寄生虫,那要看吸了谁的血,现在主要吸取的是银行这一暴利行业的血,还没有到该大呼小叫的时候,毕竟银行的储蓄存款有40万亿元之巨。

    赵锡军:

    金融产品

    要符合经济规律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表示,我们看一项新的金融产品也好,或者说一项新的金融服务也好,是不是符合市场的要求,符合投资者的要求,更主要的是看它的产品服务是不是跟经济和投资的规律相适应,是不是给投资者降低了成本,给经济增加了活力,或者给融资提供了方便。在这中间,投资的规律和经济的规律是起主导作用的,如果这个产品或者服务不符合投资规律也不符合经济的规律,可能就不会长久。

    丁道师:

    很多事情本没有对错

    速途研究院院长丁道师表示,近日,央视评论员钮文新因“取缔余额宝”的观点引发了业界热议,大部分人对钮文新的观点予以反击和驳斥,也有一小部分人声援钮文新的观点。通过网络上的论战来看,反驳钮文新的一派占据了绝对的上风,普遍的观点认为余额宝应该得以继续存在。不过我想说的是钮文新的观点未必错误,支持钮文新的人也未必正确。希望大家能够改变思考问题的方式,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要被网络上流传的一些观点局限了自我思想的延伸。

    董希淼:

    余额宝

    实质就是货币基金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余额宝作为货币基金,是一个成功的产品。“余额宝”在半年之内客户数超过4300万人,让所有基金公司目瞪口呆。它的成功,主要是产品从投资收益到流程设计都十分契合大众客户,特别是支付宝存量客户的投资理财需求和日常行为习惯。其次,余额宝是一个幸运的产品,它自去年6月份推出以来,恰逢国内货币政策中性偏紧,市场短期流动性较为紧张,对资金需求大、要价高,这也使得余额宝的收益能够维持在一个较高的水平。第三,余额宝是一个没有技术含量的产品。货币基金主要投资于银行存款、债券、央行票据等安全性高的短期金融品种,存款占比一般在40-70%。而余额宝的资金90%投向协议存款,投资标的十分简单。

    所以,严厉指责甚至谴责确实是余额宝“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它在一个正确的时间来到了一个正确的地点,它所获得收益,无非是市场资金价格的真实反映,是“曲线救国”式的利率市场化。至于阿里巴巴因此获得多少手续费,2%或0.63%,只要合规便无可厚非。

    很多人批评余额宝,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经常游走于金融政策的边缘,监管套利,甚至野蛮生长。有人说,如果要求余额宝遵守银行必须遵守的规范,如上缴存款准备金、提取损失备付金、满足资本充足率等等,余额宝立马完蛋,这并非危言耸听。总而言之,余额宝没那么卑鄙,也没那么伟大。余额宝就是余额宝,它骨子里是一只货币基金,仅此而已。

    马红漫:

    钮文新论据正确

    结论错误

    经济学博士、著名财经主持人马红漫近日表示,钮先生的基本立论可能有他的基本道理。余额宝这种互联网金融产品的发展是金融创新的必然趋势,这个立论当中所提到的一点我是持赞同意见的,也是唯一同意的一点。就是由于余额宝这种新的互联网金融的产生,实际上提高了银行以及一些金融机构的融资成本。以前银行拿老百姓的钱只要支付一个活期存款的利息就行,这个活期存款利息是很低的,即便是定期存款利息也比余额宝所支付的货币市场基金的理财利率要低很多。所以银行以前拿老百姓的钱融资成本是偏低的。通过余额宝,把老百姓零散的钱凑到一块儿,将这些钱放到银行间的市场当中去,然后银行是拿所谓协议存款的高利率来拿到这些钱。换句话说,银行要拿到同样的老百姓的一百块钱,现在付出的成本越来越高了。这是钮先生这个立论当中我个人比较同意的一点。确实是银行的融资成本提高了。

    但这样一个论据的正确,并不意味着结论的正确。因为钮先生的核心观点认为银行融资成本提高了,就必然会把这个成本转嫁到老百姓身上、转嫁到企业身上,这中间存在论据链条的断裂。这个逻辑并不成立。

    鲁政委:

    取缔各种“宝”

    难挡资本追逐高利率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把各种宝们都取缔了也阻止不了存款向更高利率的地方流去。银行成本的增加并非是余额宝们出现的结果,而是中国利率市场化的结果。

    赵荣春:

    互联网金融

    威胁银行活期存款

    钱景财富董事长赵荣春表示,互联网金融产品的收益均是来自与其对应的货币市场基金,由于银行的活期存款利率与货币市场存在约4个点的利差,在没有互联网基金前,很多人享受不到利差收益,现在通过互联网基金这一渠道已变得触手可及。金融跟电商、社交平台结合在一起,已积攒了相当多的互联网用户,加之收益高、变现灵活、与消费挂钩等优势,导致银行的活期存款受到极大威胁。

    (夏芳 整理)

【编辑:黄艳艳】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