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春节,本该与往年一样,放假了,丢掉一年的辛苦与烦恼,与家人团聚,快快乐乐地过个年。但这场病毒的袭来,改变了我们医院里每一个人原有的生活轨迹。

  大年三十晚上,王雪梅总护士长给我发来一条信息,乾安的一例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要转到我院。院里决定,将我们的肝病综合楼整体清空,收治这例病人。

  我知道,一场战役就要打响了。

  大年初一一大早,我手机里的信息响个不停:九点:全体护士全部到岗了;付景州医生一个小时就从乾安赶回医院了;开始请领物资了;开始转运患者了;开始上岗前最后一次强化培训了。手机没离手的一直在关注。我心里着急,但也得等待。因为我当时正在执行医院外派任务,在查干湖承担政府医疗保健任务,需要在大年初二才能结束。原以为这次跨年的外派我出来承担,让其他护士在家好好过年,没想到疫情来势汹汹,全体医护都取消休假抵抗疫情,而我们科将要承担更艰巨的进入隔离病房的任务。

  大年初一下午四点,病人抵达。现在回想起来,大家都说,不管经历了多么精心的筹备,一旦走进一线,仍然面临了很多不可预料的困难。

  群里时断时续发出的信息让我知道,他们一定忙的热火朝天了。患者由于紧急隔离,未带任何生活用品,医护人员一次次的把自己的烧水壶、香皂、毛巾、拖鞋送去给患者,穿着厚重的防护服,来回走几趟,就气喘吁吁。患者情绪焦躁,护士杨宇大姐和付景州医生在隔离窗外陪他聊天,害怕患者病情随时有变化,害怕患者随时有需要。疲惫不堪的护士蹲在缓冲区等待随时去护理救治。

  我看到照片后心急又心酸,无法一起作战,只能干着急。第一个夜晚,虽然每四个小时轮换一个班次,但几乎每个人都一夜未眠。截止到26号中午,几乎每个人连续工作都超过了24小时。也是这个时候,大年初二早上十点驻守结束,得知一线还需要补充一名护理人员,我立即报名,经院里决定,同意我进入一线。

  在车上,我想了一道,给女儿打个电话,告诉她,妈妈要很长时间不能回家,随后又告诉她,不要告诉姥姥。

  一进到病房,护士杨大姐眼圈就红了,她对我说,护士长,只要有可能坚持,我一定会坚持到底,但我真的不行了。

  我们都知道,她的脚因为小时候遗留下来的病痛,走太多的路会疼。护理病人时,要穿隔离靴,杨宇大姐的脚不适应靴子的形状,病房长长的走廊,走了二个来回就疼得钻心。即使是这样,杨姐还是坚持上完了自己的四小时。

  听完大家的叙述,我除了感动,就是心疼。之后的几天,杨姐总是念叨着愧对大家,虽然没有工作在隔离病房,但做着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

  来不及与大家细说,十二点杨姐的班需要我顶替。大家一起帮我穿上了防护服。终于体会到了大家说的那种感觉,平时很轻松就能完成的工作,现在每个操作都很吃力。输液、等待换药、雾化、送药、送饭、整理垃圾、运送垃圾。一个四小时下来,人几乎要虚脱了。

  第一个24小结束了,这六轮班上的异常艰辛。接下来的我们,紧张而忙碌,每四个小时的工作,体力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穿上防护衣,我们会憋闷、流汗、头晕、乏力,口罩眼镜戴在脸上摩擦,会起皮、过敏,消毒液的气味刺激到眼睛里,每个人的眼睛都会有不适。在清洁区休息的时候,我们还要消毒,接收物资,整理物资,清点物资,运送物资,每个人睡眠严重不足,有的人即使休息也睡不着。第一次面对这样的病例,说不害怕是假的,说不会紧张也是假的。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确诊患者的时候,我们会毫不畏惧,但面对家人,会触动我们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母亲还是知道我上一线了,她一定要视频聊天,当她一眼看到我脸上的口罩勒痕,擦着眼泪,半天不说话,最后只哽咽说了一句:保护好自己。我安慰她:没事的,患者病情很轻,不要担心。放下电话,我已是泪流满面。

  杨姐说,她老妈八十了,每天打电话都在问能不能回来;护士张磊每次安慰好电话那头担心着她的儿子,都会躲在角落里偷偷的抹泪;护士王雪,我一直以为她是我们中最快乐的小天使,当聊起家中的父母、女儿时,我问她,想不想在警戒线外看一眼他们,她说,不想,因为我会嚎啕大哭,说完,真的哭了起来;护士丁婷婷,我说她是最淡定的一个,其实,新婚的第一年都没有在家过。

  大家的心理压力都很大,我想作为一名护士长,其实就是他们的主心骨,我的把所有的不良情绪压在心底,天天对她们说,没事的,要向宇宙发出能量邀请,我们防护的这么好,一定会凯旋而归。很感谢这四个男医生,总是哄我们开心,一起承担隔离区的工作。

  说到这里,非常感谢院里能考虑到我们的感受。院长指示,如果不能坚持,一定要退出。我把这个信息传递给每一个人,但他们都说,多大的困难都能坚持,因为我们从没想过要退缩。我们深深知道,在这块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坚守这块阵地的绝不只是我们这九个人,这个医院,就是我们强大的后盾!

  最艰难的前三天过去了,特别感谢医院强大的后援,给我们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大到防护用具,消杀设备,小到一个密封条,一捆垃圾袋,只要一个电话,就会立即送到。同时,我们也体会到了医院给我们的温暖,生活用品、药品、三餐、水果、甚至扎起头发的橡皮筋都送来了。

  正当一切工作开始顺畅的时候,意外又出现了,初三晚上,病人需要复查肺部CT,为了避免交叉感染,院里选择在晚上十一点清空通道,负责运送患者的任务落在了当班医生张偈的身上。深夜,张偈医生一路护送,直到将病人安顿回病房,运送路程虽然不长,但冷热交替,第二天出现怕冷,出汗,流鼻涕的症状,院里第一时间送来了药物,怕传染其他人,他戴上了厚厚的口罩,隔离了十二个小时候,又重新上岗。

  初四晚上六点,第一例病人病情加重,需要转至上一级医院,主任毫不犹豫承担起运送的任务,病人运送到目的地,没有半点停留,第一时间立即返回,因为他心里还惦记着另一个患者。第二天早上,主任感觉有点不适,一测体温37.5度,他马上自我隔离,口服药物,喝大量的热水,还好,当天晚上体温降至正常。虚惊一场,我们悬着的心也放下了。

  接下来二天的工作相对轻松,同时,我们也即将离开战场。即使这个新年没能和家人团圆,即使我们现在疲惫不堪,即使会有21天不会和家人见面,但这次经历我们会终身难忘。感谢和我们一起以战斗的同事、院领导和院里所有为我们提供支持和保障的同事们,不是我们战斗在一线,而是你们和我们一起战斗在一线!愿毒魔散尽,愿国泰民安!

关于我们】-About us 】- 联系我们】-广告服务】-供稿服务】-【法律声明】-【招聘信息】-【网站地图】-【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京ICP证04065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