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当天的记者会甫一开场,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就2018年的人民币汇率作出上述定调。他进一步作出承诺,决不会把汇率用于竞争的目的,也不会用汇率来提高中国的出口,或者用作贸易摩擦的工具。

3月10日 央行记者会
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建立的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目前发展情况如何?
现在征信很多都用到了社会领域,我们看到很多女儿找男朋友,未来的岳母说,你得把人民银行的征信报告拿来看看。人民银行现在征信中心的报告,大家查询的时候,个人查询前两次都是不收费的,在网上查你简版的个人信用报告也是不收费的。
中美经贸磋商是否就人民币汇率达成初步共识?
第一,我们双方讨论了如何尊重对方的货币当局决定货币政策的自主权。第二,我们讨论了双方都应该坚持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这样一个原则。第三,我们讨论了双方都应该遵守历次G20峰会的承诺,比如说不搞竞争性贬值、不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的。并且双方就外汇市场保持密切沟通。第四,我们也讨论了双方都应该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透明度标准来承诺披露数据等这些重要问题。双方在许多关键和重要问题上达成了共识。
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是否造成资金的空转和套利?
总的来说没有大规模的空转或者套利。少数个别银行、个别客户有这些个别现象,我不排除是存在的,但是如果看平均值,看整个发生时间的长度,整个票据贴现还是支持实体经济了,主要支持的还是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
如何让更多的小微企业享受到政策带来的福利?
在货币政策方面,我们进行逆周期调节,实行结构性货币政策调节工具;在各方政策合力方面,银保监会强化监管考核机制;在财税政策支持方面,财政部也出台了一系列支持小微企业、民营企业融资的税收方面激励政策;在金融机构内部,也加大了政策安排和资源安排。同时,人民银行也牵头发挥债券市场作用,实施了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修复民营企业融资功能。
央行是否会对实际利率进行改革?
从国际比较而言,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国际比较中是中等的。发展中国家有个发展阶段的问题,在这个阶段,一定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还是合适的、必要的。所以,我们通过准备金率下调,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这个空间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
移动支付的便民应用情况如何?
银行业统一的APP“云闪付”初步建成,移动支付产品体系更趋多样化,现在已经覆盖公交、地铁、菜市场、超市等十大便民场景,应用规模大幅增长,人民群众的支付服务需求得到较好的满足。2018年,商业银行共办理移动支付业务605.3亿笔,金额达到277.4万亿元,分别比上年增长了61.2%和36.7%。同时,港澳版的“云闪付”也已经顺利地推出,有效满足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需求。
如何看待2019年债券市场的发展?
我国债券市场对外开放步伐很快,但总体水平不高,未来的潜力还是比较大的。2018年债券市场违约的确有所增加,但是违约企业的行业分布和区域分布是比较分散的,整个违约率也不高。在债券市场工作中,扩大开放,管控风险,是我们2019年债券市场工作的两项重点工作,我们争取做得比去年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