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不褪色的“女汉子”:年近花甲仍干劲儿十足
退休不褪色的“女汉子”:年近花甲仍干劲儿十足

  现年55岁的杨姐,单位同事都管她叫“女汉子”,这一绰号与其直来直去的性格不无关系。尤其是工作中,“女汉子”的特点更为突出,干活那劲儿,一般男人整不过她。

  据杨姐介绍说,她们家兄弟姊妹五个,自己排行老大。受当时政治大气候影响,初中未念完的她,在父母积极安排下,杨姐“被”上山下乡了,那年她不到17岁。在农村锻炼的时间虽不长,但是受益匪浅,杨姐如是说。因为那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里,培养了她吃苦耐劳的精神。时至今日,这种良好的作风,始终贯穿于自己的工作当中,她告诉笔者。人在某些特殊状态下,也许真的会怕这怕那,但决不允许怕苦怕累。

  返城后的杨姐,最早顶了爷爷的班,在市二轻局纤维编织厂工作。由于文化非常有限,3200多个青春少女梦,被模式固定的生产线,编织成一根又一根的鞋带。九年后的一个偶然机会,杨姐从生产线调到了商业圈,也就是现在返聘的这家企业——中央红小月亮超市。在那里,杨姐说自己始终工作在一线,直至退休。

  工作中,最让杨姐头疼的是,由于自身海拔有限,而单位的货架又高达2米,许多情况下杨姐必须借助一张椅子,做为垫脚石才能完成本职工作。随着年龄的增长,岁月不饶人,杨姐说,视力在渐渐退化,她开始要带镜子才能看清,商品上小字体的保质期。

  若非亲眼所见,你肯定很难相信,年近花甲的杨姐,上货时常常抱数十斤一箱的食用油,或咸盐就跟闹着玩似的。

  忙得满头大汗的杨姐,从这个动作中你还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她爱岗敬业吃苦耐劳的精神,绝非一句空话。

  她从事过营业员、理货员、收银员等多个不同岗位,无论角色怎样转换,都能保持积极向上的精神状态,让每一位需要服务的顾客,感受其阳光般温暖的热心与微笑。

  倘若见有同事埋怨这埋怨那,这位“女汉子”会毫不留情地“教训”对方:“工作是你自个儿选的,又没人逼你,干好是一天,偷懒也是一天,我们为什么不把它干好?”杨姐这话挺经典,时不常地会让一些明白人,突然就醒悟过来了。

  熟悉她的街坊邻居都知道,杨姐充其量是个非常善良的女人。平日里,她二十多年如一日,坚持照顾一位特困户大婶,直到今年初老人家去世。她的工作环境练就了她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

  杨姐说,单位对商品与价格签的摆放,必须对号入座,尤其是特价商品,要有明显的标识。

  其实杨姐也有一本难念的经,因为性格使然未挂在嘴上念叨罢了。她说自己1984年结的婚,爱人是国家公务员,28岁的儿子也已参加工作,家庭十分幸福和睦。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数年前,杨姐丈夫被查出脑部患有肿瘤;手术后,落下生活不能完全自理的后遗症;这样的不幸,杨姐从未抱怨过,反而会将一份更加难能可贵的爱,毫无保留地奉献到悉心照顾自己爱人的行动中去。

  杨姐告诉笔者,中央红超市,在哈尔滨老百姓口碑相当好,因此单位要求相对比较严,货架上决不允许有过期或顶期商品,对于这样的严格管理,杨姐说她一是细看二是勤查。

  杨姐的工作是两班倒,早班7点——13点,晚班13点——21点。她说她每次出行基本都选114路车,这趟车人相对比较少,不塞车20几分钟就到单位;累了一天回家能有个座,静下来看看窗外的风景,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生活中的杨姐,中午回家几乎很少做菜,常常用点咸菜对付对付;别看杨姐快60了,网络游戏她照样玩。她说通过QQ自己可以,和远在青岛工作的儿子聊天呢。

  提及照顾老人这件事,杨姐说其实非常微不足道,自己只是提供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而已。社会却给了她更高的荣誉,去年被道里区新华办事处评为道德模范。

  2005年入党的这位“女汉子”,她说自己的工作岗位,虽然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但是中央红集团近4000名职工中,她是唯一一名一线女党员。曾连续十二年,在单位的年终表彰会上受到嘉奖,这些荣誉令她颇为骄傲和自豪。

  由于爱人做过脑颅手术,生活中的许多细节琐事,需要杨姐下班后再去打理。八小时之外,杨姐没什么特别嗜好,主要是健身运动和徒步走。或清晨或黄昏,也会与爱人一起出去遛遛狗。这样的业余生活,已经够用,普通老百姓吗,压根就不敢奢望,更高层次的丰富多彩。

  谈到未来有何打算,杨姐没有回避,她说只要身体允许,60岁之后,自己将去做些力所能及的公益。

1 /
【编辑:姜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