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倌儿”张庆蛟:一个80后的“寻驴”梦
“驴倌儿”张庆蛟:一个80后的“寻驴”梦

  驴作为农家役畜,性温驯、富忍耐力、但颇执拗,堪粗饲,耐劳,能担负各种使役。在东阿阿胶,有这样一群与“驴”颇为相似的原料基地和畜牧推广成员,张庆蛟就是这样一群“驴性”人的典型缩影。

  “驴”在中国文学意象里多为贬义,“驴肝肺”、“黔驴技穷”等是最好的写照,而“驴性”更是为了形容“人脾气大”所设置的词语,但东阿阿胶畜牧技术推广经理张庆蛟身上所体现出的“驴性”则是另一种与驴极为相似的勤劳、倔强、忠诚性情。

  张庆蛟自2011年初入职东阿阿胶来的两年半时间内,像“驴友”一样走遍了人烟稀少的山西、陕西、新疆、内蒙、辽宁等多个省份。他不是为了游历祖国的大好河山,不是为了崇尚自然、前去探险,而是为了东阿阿胶优良的驴皮资源进行驴种采样。为了寻找驴皮大,出胶量高、出肉率高、肉质好的优良驴品种,他去过时遇喀什7.25暴乱的南疆,走过颠簸的山路,坐过破烂的牲口运输车,拉过满满一箱充当菜的咸菜疙瘩,还曾扛着一百多斤重的冷鲜肉从陕西前往北京,争分夺秒地到达中国农业大学进行良种驴优选的对比试验……黝黑的面庞、粗糙的皮肤、刚健的肌肉、磨损严重的鞋子与张庆蛟寻驴的足迹相伴相生。“寻驴采样路上的辛苦、畏惧、孤单、退缩是时时相伴的,但长久以来我学会了苦中作乐,我会把每次采样路程都当成一次旅行的机会;也会在路上不断搜集人和驴的故事,作为东阿阿胶文化营销的素材;每到一个地方还会了解一下当地驴的改良和存栏情况,感受当今驴原料的匮乏……”这个86年出生的“驴倌儿”开玩笑般把所有的艰辛当成云烟抛散开来。

  谈起 “倔强”,张庆蛟自嘲般地说自己应该不是属虎而是属驴。2012年冬季东阿阿胶筹建东阿原料基地,张庆蛟作为主要负责人,当听到周围人说起年轻小伙子做事不靠谱的时候,他如驴一般倔强的性格一下子激发了斗志。为了照顾好新引入的170头种驴,3个月没有回家,每天冒着零下十几度的寒温,用手给驴疏通肠道清理粪便,陪伴待产的母驴三天三夜,深夜累到在被窝里哭泣,春节也陪着驴度过。2013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东阿原料基地在他倔强的付出之下已经初具规模。而生活中的张庆蛟如工作中一样,总是能坚持自己固守的生活准则,能接受他天南海北寻驴的女孩子才能娶回家当老婆,能忍受他身上驴味道的朋友才称之为好友……这样的准则,让不少人给他冠以“倔性”的称呼。

  动物学专业科班出身的他,本可以选择动物研究所、畜牧局、生物教师等清闲职业,但像驴一样的忠诚是在背后支撑他的巨大动力,所以他可以忍受因浑身的驴粪味而被别人嫌弃,也可以忍受被驴踢到、踩到而造成的身体伤痛,更可以忍受在穷乡僻壤、无任何娱乐生活的孤单和思乡之情。

1 /
【编辑:姜莹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