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影响中国2017年度行业创新徐茂栋:跨界“老兵”

2017年12月22日 15:38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 

  影响中国2017年度人物

  多年后,或许会有人写一本书,名字就叫《公元2017》。

  2017,注定是极不寻常的一年。中共十九大召开,雄安新区设立,“千年大计”确定,新时代大幕开启……时代高歌猛进,中国的影响力,成倍增长。

  大时代、大格局之下,个体的力量有时似乎显得微不足道。但正如《中国新闻周刊》“影响中国”年度体育人物张帅在获奖感言中所说,有的时候,其实曙光就在你感觉最困难的时候到来,希望自己真实的人生经历,能带给每个人更多坚持下去的力量。

  正因为此,从2009年开始,《中国新闻周刊》每年都用一份推崇理性价值的榜单来致敬这些影响、启迪和鼓舞我们的人。今年,我们还特别致敬一个群体——城市建设者。城市乃至国家,正是因每个人的贡献而伟大,因平等善待每一个成员而美好。我们致敬守望相助的力量,因了这份力量,2017年的冬夜有了温暖。

  在时代的洪流面前,我们尤其需要彰显独立、理性和良知的价值,不唯上,不从众,不为潮流所裹挟。每一个个体的坚守,每一个细微的声音,每一个不以恶小而为、也不以善小而不为的努力,都在悄然改变潮水的方向,影响和塑造着我们的时代,我们的未来。

  徐茂栋

  跨界“老兵”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周群峰

徐茂栋。摄影/张沫
徐茂栋。摄影/张沫

  在星河董事局主席兼CEO徐茂栋的会客室里,墙壁上四幅大尺寸人物画像格外醒目,分别是富兰克林、达芬奇、孔子和成吉思汗。

  “富兰克林是经济与政治的跨界高手;达芬奇是军事、音乐、绘画、医学、建筑等多领域的跨界高手;孔子思想几千年来不变,跨越时空;成吉思汗征战欧亚大陆,在物理空间上实现了跨界。这四个人有一个共同点——跨界。” 徐茂栋说。

  在他看来,星河也是跨界的。星河集团把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大数据技术应用于传统产业,把创业和投资融合起来,把产业和金融融合起来。业务范围跨越国界,包括在硅谷等地投资,帮助中国项目走出去。

  不觉间,徐茂栋已在互联网行业打拼了近20年,却始终保持着创业者的心态。如今,这个征战产业互联网沙场的“老兵”有了更大的目标:希望星河集团成为全球领先的产业互联网集团,在星河平台上孕育出更多顶尖的产业互联网公司。

  就像他描述的那样,“群星璀璨,星汇成河。我们是一条星河,里面有一颗颗闪耀的星星”。

  先行者

  1990年,从武汉理工大学计算机及自动化系毕业后,徐茂栋就一头扎到传统领域创业。1999 年前后,嗅觉敏锐的他跻身于互联网创业。

  2000 年,大多数人还在使用BP 机,大家还不知何为短信时,徐茂栋创立了凯威点告,成为最早一批入局移动通讯业的公司。后来,该公司并入分众传媒,徐茂栋任分众高级副总裁。

  徐茂栋对利用互联网技术提高传统企业效率情有独钟。2005年,他创立星河,致力于用互联网技术服务企业。一年后,他创立了移动营销平台服务商微网通联,为中小企业提供移动营销服务,该公司后来挂牌新三板。

  2007 年,他创立小能,为电商公司服务,该公司目前已成为国内最大的电商数据运营商。

  2015年初,星河提出了产业互联网的概念,徐茂栋对此颇感自豪,“过去这个模式有工业互联网、企业互联网、B2B等名称,现在整个行业可以统称产业互联网。”

  在他看来,产业互联网是面向企业的,通过云服务、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技术来重塑传统产业。如今,这一概念正被业界广泛接受。

  徐茂栋说,消费互联网发展到今天,已经产生BAT等巨头,他们改变了消费者的生活方式。而中国还有3000万家企业,企业服务领域的互联网化程度,远远比不上消费互联网。国际上约有40%的投资流向企业服务领域,而在中国这一比例大约只有5%。“所以说,国内需要一家像星河集团这样,面向企业提供专业的产业互联网综合服务的公司。”

  最近五六年,星河集团更加专注于为客户创造独到价值。在集团内部开会时,徐茂栋经常说一句话,“星河要做能为客户创造独特的、无可替代价值的一家公司,不去山寨和模仿别人。别人已经做得很成熟了,为什么还需要你?”

  星河成立以来,从最初的几个人,发展到如今20个事业部、200 多家互联网成员公司(其中艾格拉斯、中文在线、众美联三家已上市),数万员工,总市值超过 1000 亿元的集团化公司,为 30 万创业者、500 万企业提供了服务。

  2017年,星河控股的互联网公司有三家在中美上市,集团在美国、英国、以列色开设分支机构,并通过战略投资全球最大的知识产权商业化上市公司 IP Group,将国际最先进的技术引入中国。

  在徐茂栋的坚持下,星河积极推动与各地方的合作。2017年,他们与广州、天津、济南、武汉、西安等城市展开数百亿规模的战略合作,推动各城市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徐茂栋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武汉一位副市长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把星河引过去了,相当于引进了一只下金蛋的母鸡,很多小鸡也就跟着过去了。

  围猎+圈养

  与很多企业想发展成为一颗参天大树的愿景不同,徐茂栋和他的星河集团的梦想,是培育一片森林。

  徐茂栋称,星河集团旗下的项目分为基础层、平台层和应用层,星河独立运营基础层和平台层的引擎级项目,应用层的项目则是通过“超级产业投资人+联合创始人”的模式快速布局。“平台层作为产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为应用层提供支持,两者共同构建产业互联网的生态体系,最终培育出一片产业互联网的森林。”

  这些年,星河做了一件让徐茂栋很自豪的事,就是在全球首次把联合创始人机构化了。“我们不仅注重创业者个体的能力,还汇集众多成熟的、懂战略、有资源、有资本、懂行业的联合创始人,搭建一个联合创业平台,去补足创业者的短板。” 这就是星河独特的“超级产业投资人+联合创始人”的模式。

  所谓超级产业投资人,是指除了资金,星河还给创业者提供产业资源、客户、大数据源、金融科技等全方位的产业服务;所谓联合创始人,是指用星河300个人的庞大投资团队形成一个超级“智囊”,去帮助创业者解决资金、战略、商业模式、产品技术难点等八大问题。

  和大多数公司一样,星河创立之初,对项目公司也要控股到60%、70%的股份。从2008年孵化小能科技这个项目开始,星河开始把控股权让给管理层,让其成为第一大股东,被验证行之有效。如今,这家公司是中国最大的在线客服公司,大部分电商都是用他们的系统。

  2009 年,徐茂栋创立了星河互联,全球首创联合创业模式:首先挖掘一流创业项目,然后在市场上寻找与其匹配的一流创业团队,将大部分股权让渡给他们,让他们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负责总体运营。进而形成了 “超级产业投资人+联合创始人”这种独特的创业和投资模式。

  对此,徐茂栋有一个比喻,“很多传统互联网公司的做法和星河比较起来,前者是封闭的、极致的、完美的,很像苹果操作系统IOS。星河是开放的、共享的、协同的,更像Android系统。”

  在这种背景下,星河目前创业投资团队就有300余人,这么大的智囊阵容,放眼全球也是少有的。

  2016年,星河互联投资了 88 家创业公司,数量超过腾讯、阿里、百度,被称为中国最佳企业直投投资机构。

  在这种模式下,星河的投资回报也与传统VC的投资不同。星河投资的很多企业实现了“跳级式融资”,并没有像一般企业先后经历A、B、C轮的融资。比如,2009年,星河互联投资了微网通联几百万天使轮的资金,之后没有经过A轮和B轮的融资,直接接上了C轮融资。“这个案例很典型,解决了中国创业的短板。”

  徐茂栋把传统的VC比作狩猎,猎人枪法再准,也得靠运气,天气不好或者别人先开枪射中,也得无功而返。而星河联合创业的很多项目,就好比“自己养兔子,用围网把兔子围起来,然后再给它养起来”。“我们这种围猎+圈养模式,在理论上独角兽获取的机会更大一些。”徐茂栋说,“也就是说,采用传统模式的企业比较容易成为帝国,难成生态。星河模式难成帝国,但容易成为生态。”

  在产业互联网上,星河用了产业加投资的方法,所以自身也会不断组合、重组,形成细分领域的产业能力,而这些产业能力又进一步反哺成员企业。“这是星河的大逻辑。”徐茂栋说,“用创业的方法做投资,用投资的方法做创业。”

  大数据驱动

  徐茂栋并不欣赏投资是艺术的说法,他更相信投资是一门科学,是一个数字化工作。“如果只是一个财务投资人让创业公司野蛮成长,或者不干预地成长,跟买彩票没有什么区别。”他眼里的科学来自于大数据,认为产业互联网驱动力也是大数据。因此,星河积累了大量基础数据。“中国TOP20大数据公司,有相当大的比例是星河投的,我们投了以后会共享数据,各种各样的数据源会进来。统一脱敏、归集,加工,然后再输出。”

  在产业大数据方面,徐茂栋加快了整合步伐,通过自主研发、投资、并购等方式,打造星河的产业大数据服务平台,并通过引入外部数据源供应商、大数据清洗、脱敏服务提供商、大数据系统集成服务提供商、大数据分析挖掘和可视化工具提供商等,构建一个更全面的产业大数据环境。

  从产业大数据的角度看,星河集团旗下的 200 家互联网成员公司,要么本身就是产业大数据服务公司,要么就是产生和应用大数据的公司。

  星河的“小能”已成为中国最大的电商数据运营商,服务了海尔、微软、万科等 3000 多家知名企业;“云问”则为东软、如家、国家电网等30 多个行业超 1.5万家企业提供智能问答服务;“誉存科技”整合了法院、工商、公安等海量政府数据以及互联网碎片数据,并与中国银联、光大银行、中国移动等 300 多家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

  星河的目标还包括提升传统产业的效率。以旗下的成员公司鸿鹊为例,这是全球领先的酒店收益管理服务平台,其定位是帮助酒店正确定价和分配房源。过去,一个酒店房价定多少,都是老板拍脑袋凭经验决定。但是鸿鹊通过大数据系统,可以监测本城市的航空机票预订信息、高铁信息、会展信息和酒店预定情况,预测客流,给出定价,以及房源在去哪儿、携程、淘宝等平台如何分配等数据信息,帮助企业正确地预测、生产和决策。

  在“大数据、创业、金融”三轮驱动下,星河形成了四大核心业务集群,即云计算、大数据、智能商业;金融科技;全球创业投资及服务;产业互联网+,共同促进产业升级,提高产业效率。

  势如毛竹

  徐茂栋每年春节只干一件事,就是进行“大脑升级”。他会把平时看项目的笔记、会议纪要等在春节假期翻一遍,重新提炼出来,形成文档。比如今年春节,他“电话不接,短信不回,闭门写了三万字”。

  他每年坚持读几十本书,范围涉及人物传记、创业投资、产业互联网等,《论语》《孙子兵法》等,他手抄了多遍,《资治通鉴》也通读多遍,“只是,从来不看小说”。

  星河创新模式有很强的独创性,同时也有较高的门槛,“主要还是对人才的要求特别高,而且还需要一个大数据驱动的完整生态链。星河积累了海量产业大数据,而且团队经过了多年的磨合,不容易被别人模仿。”

  徐茂栋坚信,中国接下来的30年,将是产业互联网的30年,大数据、人工智能在传统产业升级领域的应用将大行其道,“已经发展了20年的中国互联网,正从用户规模的横向扩张,向产业的纵深处渗透。”

  他用毛竹的成长进行比喻:从小苗开始的四年时间里,毛竹仅长3cm;但从第五年开始,它却以每天 30cm 的速度疯长,仅仅用六周的时间就能长到 15 米。这看似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爆发,但其实在前面的四年,它的根已经在土壤里延伸了很大很深,时机一旦成熟,它就有足够的能量迅速成长。“我们星河也走过了12年,正在多领域迎来爆发期。”徐茂栋说。

  影响中国2017年度行业创新 徐茂栋

  现任星河集团董事局主席、CEO,是跨界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连续创业者,有20年跨界传统与互联网行业的成功创业经历。

  他是横跨传统行业和互联网的连续创业者,致力于用互联网技术对传统产业升级改造;他崇尚用独特的战略定位抢得先机,深悉战略上的懒惰无法用执行上的勤勉来弥补;他洞悉知识更新的周期,认为这是企业竞争力的重要指标。他20多年跨界创业的经历说明,在科技快速迭代的当下,每一天都有可能是一个新的窗口期。

  (《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第48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王忠会】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