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财政收入增幅大幅回落释放何种信号?

2012年06月04日 10:47 来源:半月谈 参与互动(0)

财政收入大减速释放了怎样的信号?

  5月11日,财政部发布数据显示,4月份全国财政收入仅比去年同期增长6.9%。1至4月累计,全国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2.5%,增幅同比回落18.9个百分点。在不少地方,财政收入今年以来增幅回落的幅度甚至更大。

  第一季度,北京财政收入增长1.6%,增幅回落35.1个百分点;上海财政收入增长6.7%,增幅回落30.4个百分点;重庆财政收入增长11.3%,增幅回落64.6个百分点……

  财政收入增幅的大幅回落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和应对这一现状?本刊记者专访了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白景明。

  记者:今年以来,中央和地方财政收入增幅均大幅回落,这是什么原因?

  白景明:我认为主要有四个原因。一是经济增长率回调,而财政收入与经济状况是密切联动的;二是进出口增长率下滑严重,尤其在进口环节,对我国税收的影响较大;三是物价因素,去年同期物价正处于上冲阶段,而现在相对平稳;四是实行结构性减税等措施,比如个人所得税,去年同期还是按照没有调整过的标准在进行征收。

  记者:您认为财政收入增速的放缓,是一个暂时现象,还是一种趋势性的变化?

  白景明:个人认为,这是一种趋势性的变化。为什么这么说?

  第一,我国的税收基数已经很大了,在产业结构等方面没有大的变动的情况下,财政收入的增幅不会太大。

  第二,我国现在处在经济结构的调整期,要发展新兴产业,淘汰一些落后产能,包括对房地产进行调控,这时候税收难有大幅增长。

  第三,当前及未来的国际竞争形势会呈现越来越激烈的趋势,在我国经济对外依存度较高的情况下,财政税收势必会受影响。

  第四,我国经济增长的目标也主动下调了。从这几方面看,我国财政收入很难再维持以前年均20%以上的增速。

  记者:根据一季度的统计数据,全国和地方的非税收入均大幅增长,增幅超过50%,这是什么原因?有人担心,这种收入的大增会加重企业和个人的负担,您如何看?

  白景明:我注意到你说的这个现象,这里提到的非税收入,指的是公共预算里的非税收入,包括行政事业性收费、罚没收入、国有资产有偿使用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益、专项收入等等。

  对于一季度非税收入的大幅增长,我认为更多的是翘尾因素在起作用,就是应该去年入库的收入转到今年入库。另外,非税收入的相当部分与经济增速没有直接关系,而是与社会事业的发展密切相连,因此受经济形势的影响也较小。

  我知道大家对这个现象的担心,觉得是不是在财政收入不景气的情况下,政府在增加收费项目,提高收费标准,靠非税收入过日子?我不否认个别地方存在这种情况,但政府靠非税收入过不了大日子,还得靠税收。因此,一个季度出现的这个数据不要过度解读,还是要看全年的情况。

  记者:在财政收入增幅大幅回落的背景下,有哪些需要警惕的现象和问题?

  白景明:在现在的财政形势下,我特别关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是收支矛盾。前面说过了,财政收入增幅下调将是一个趋势性的变化,但另一方面,支出的增长却是刚性的,比如教育支出要达到GDP的4%,保障房投入要继续维持高增长,社保要扩大覆盖面、提高标准。这样一来,收支矛盾会凸显。

  第二是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能力主要体现在转移支付上,这些支出用来调节区域经济发展和公共服务供给能力的差距,可以说是中国平衡和稳定的命根子。中央政府转移支付的规模去年就突破了3万亿元,今年按预算是3.9万亿元,现在中央财政收入也面临困难。

  第三,财政收入增幅下滑过多会影响经济的增长。财税收入增长是经济增长的反映,但反过来,必要的财税收入的增长也可以刺激经济的增长,因为政府有收入才能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改善基础设施等等。

  记者:现在政府正在推进结构性减税的措施,在当前财政形势下,这会不会受影响?

  白景明:确实,结构性减税对整个财政收入的影响是很大的,如果按照2009年以前的税制,我国的财政收入不是现在这个数目。比如增值税转型,就是固定资产进项可以抵扣税收,这一项每年财政就减收好几千亿元,其他还包括个人所得税调整、对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对西部地区的税收优惠等等,加起来减收起码上万亿元。

  那么在现在财政比较紧张的情况下,这一措施会不会受到影响呢?我认为影响不会太大。因为,重要的结构性减税措施都已经推出、落地了——小微企业减税,前不久国务院已经发文了;个人所得税,已经调整了;营业税改增值税也已经在推进了——这些大的既定的政策不会改变,所以现在的财政收入形势并不会影响结构性减税的步伐。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所谓结构性减税,一方面它是一种减税的措施,另一方面更多的它是一种税制改革的措施,为的是实现税负的公平,实现量能课税。

  记者:面对收支矛盾等问题我们应该怎么办?

  白景明:因为财税收入与经济形势密切相关,所以首要的还是要保障经济的稳定增长。另外,从支出这个角度讲,还需要加强管理,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把有限的资金用在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上。

  说到这里,我想强调一下,我国的支出管理并不是没有制度的,这方面我国实际上进行了部门预算、国库集中收付、政府采购、收支两条线、收支分类等多项改革,管理在不断加强,制度在不断完善。

  体现在支出结构上,近年来也是一直在压缩运转性经费,大幅提高民生支出的比重。现在要沿着这条路往下走,核心的问题是在预算执行的环节还要加强管理,确保每一分钱都按照预算编制的要求,落实到该花钱的地方。

  我认为,我国一定要尽快建立完整的、全过程的预算绩效管理制度,这是一种以支出结果为导向的预算管理模式。去年,财政部发布了《关于推进预算绩效管理的指导意见》,就是为了推进财政的科学化精细化管理,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

  现在,这一制度的目标、任务已经提出来了,下一步就是加快落实,建立起财政支出的事前、事中、事后评价和监督机制,确保财政支出与预期绩效目标不发生偏离。当然,这一过程中还需要制度创新,需要更多主体参与加强监督。

  我国财政资金的使用情况,有各级人大的监督,有审计部门的监督,也有政府内部的监督,现在我们还在强化公众监督,如要求部门和地方政府公开“三公”经费等,就是为公众监督创造更好的条件。

  记者: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要培育持久健康的税源,您有什么建议?

  白景明:地方政府培养税源要因地制宜,各地的条件不同出路也不同,但核心有三点:

  一是提高当地的公共服务水平,改善教育、医疗、环境等条件。

  二是提高当地的行政管理水平,提升政府办事的效率。

  三是政府在引导、鼓励产业发展时,不要急功近利,只知卖地卖矿拿快钱,而要有长远眼光,注重新兴产业的培育,注重合理的产业结构的形成。(《半月谈》2012年第10期,记者 高远至)

【编辑:黄楠】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0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