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欠薪门风波未过 星美系10亿债券融资“中止审核”

2018年09月10日 14:01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 

  欠薪门风波未过 星美系10亿债券融资“中止审核”
  上周因*ST圣莱被罚5年市场禁入;覃辉曾请求证监会减轻处罚

  9月9日,新京报记者自深交所固定收益系统获悉,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2018年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项目已“中止审核”,该债券类别为私募,原拟发行金额为10亿元。

  截至目前,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尚未就此“中止审核”一事发布公告。

  今年3月,星美控股公布,该公司附属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拟以配售形式发行不超过3年期,总额为不超过人民币10亿元的非公开发行公司债券。扣除相关费用后,发行公司债券的所得款项净额会用作偿还现有贷款以及补充成都润运的营运资金。

  公告称,公司债券拟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截至公告日期,深交所已受理并正在审批有关发行公司债券的申请。

  此番“中止审核”之前,成都润运及其背后的星美频现欠薪风波,并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上市运作宣告失败。

  据新京报早前报道,进入2018年,星美系遭遇多事之秋,星美影城在经历了2017年的疯狂扩张之后,野蛮生长的局面逐步被打破,星美影院的欠薪风波发酵至今仍未得到妥善的解决。

  星美控股执行董事郑吉崇曾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由于影视行业的快速发展,星美控股方面更多地关注到三四线城市的发展潜力,积极布局三四线城市,收购近180家门店,其也承认在管理过程中出现了人员优化及沟通不良等状况,导致出现了员工工资拖欠等问题。

  今年1月,中植系上市公司宇顺电子公告,拟由上市公司通过发行股份、支付现金或两者相结合的方式购买成都润运100%股权,作价200亿元。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星美圣典或星美国际,实际控制人将从解植坤变更为覃辉,后者是星美创始人。

  公开信息显示,成都润运为星美控股旗下影院的运营主体,成立于2010年,主营业务为电影放映及影院运营,即电影票务销售、影院卖品销售及整合营销等。

  据官网介绍,星美集团2001年在北京注册成立,历经十多年发展,已经成长为大中华地区文化领域的龙头企业之一,开创了中国文化领域多个第一,投资领域遍及影院投资、新零售、影视制作、影视发行、文化经纪、文化旅游、时尚模特、移动互联网、广告营销、影视基地等全产业链,电影代表作有《南京!南京!》、《投名状》、《最爱》、《中国合伙人》等。

  当前,星美集团旗下拥有星美控股集团有限公司(HK00198)、星美文化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HK02366)两家香港主板上市公司。

  不过,这场借壳未能成功。今年4月,宇顺电子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的公告,因重组标的实控人覃辉或将被证监会处罚,决定终止本次重大重组事项。

  宇顺电子表示,公司本次筹划重大资产重组的标的公司成都润运的实际控制人覃辉同时也是*ST圣莱的实际控制人。根据相关规定,覃辉在交易过程中构成《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所规定的收购人。如果中国证监会最终决定对覃辉进行相关处罚,则构成《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规定的不得收购上市公司的情形,对本次交易的继续推进构成实质性障碍。

  今年9月,*ST圣莱发布公告,证监会对胡宜东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康璐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 相关新闻

  星美系覃辉遭处罚后“上书”证监会:

  深感委屈痛心 处罚过于严厉

  9月6日,*ST圣莱发布《关于中国证监会对公司相关责任人员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的公告》显示,*ST圣莱原董事长胡宜东、原财务总监康璐以及*ST圣莱当前实控人覃辉均遭市场禁入措施。记者注意到,作为实控人的覃辉曾认为自己受到的处罚“过于严厉”。

  覃辉被罚5年市场禁入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依据相关规定,证监会对胡宜东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覃辉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对康璐采取3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星美系”曾在资本市场左冲右突,动作不断,如今星美系的资本运作重心主要为港股上市公司星美控股、星美文化旅游以及此次涉事的*ST圣莱。

  公告显示,*ST圣莱本次违法行为共涉及14名责任人员,包括市场禁入、警告、罚款,除了市场禁入,胡宜东还被处以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康璐也被处以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覃辉也被处以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两项违法事实导致圣莱达2015年度年报合计虚增收入和利润2000万元,虚增净利润1500万元。扣除虚增金额,圣莱达2015年实际利润总额为-1632.85万元、净利润为-1068.57万元。

  虚增行为导致圣莱达2015年度扭亏为盈。如果扣除虚增部分利润,2014年到2017年*ST圣莱已连续四年亏损。

  9月9日,新京报记者自星美集团官网获悉,星美系控制人覃辉发表《关于圣莱达处罚问题的情况反映》称,“这次对我的处罚,我深感委屈痛心,认为处罚过于严厉。唯希望有机会向贵委领导陈述情况,能妥善考虑,减轻对我的处罚。”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这一情况反映发给证监会处罚委,落款为今年4月,发布时间是9月6日,亦即9月6日*ST圣莱发布《关于中国证监会对公司相关责任人员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的公告》当天。不过,这一情况反映并未引起外界关注。

  此前,新京报曾发表《“天上人间”倒掉8年后 前老板覃辉败走A股被禁5年》、《星美系“欠薪门”调查 去年投十几亿收购 院线溢利降86%》,对覃辉及星美系进行报道。

  4月曾遭罚60万,覃辉称“委屈痛心”

  今年4月,圣莱达公告称,公司收到了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对覃辉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

  覃辉在上述情况反映中表示,4月12日,证监会向圣莱达和我本人下达了处罚事先通知书。就处罚结果,为不浪费社会资源,也为星美发展和上万员工生计考虑,我决定不举行听证。但就处罚事项,我如实向贵委陈述说明。

  对于当初圣莱达事件中的财政补贴问题,覃辉表示,2015年12月份,时任董事长胡宜东为报功,告诉我说,经过多次努力,可以给圣莱达拿到1000万元政府研发补贴,但跟政府沟通的意见是,政府财政没有资金,大股东金阳光科技可以缴纳税款,放弃税收奖励,把奖励的钱作为研发补贴,直接给圣莱达。我得知这 个情况,认为对上市公司是好事,有利于上市公司生存发展,表示同意,并帮助协调,从其他股东方筹措资金,缴纳了税款。

  “亏损企业面临年报压力,通过政府补贴减少亏损,并不少见。从胡宜东当时给我汇报的情况看,我觉得是宁波当地政府愿意支持有500多工人的公司能稳定发展, 是政府积极支持企业走出困境的一个态度。我当时还向胡宜东说感谢政府支持,并没有认为是圣莱达管理层有虚增利润的目的”,覃辉称。

  对于版权交易问题,覃辉称,圣莱达与华视友邦版权交易这项具体业务,我一开始完全不知道。直到圣莱达被立案,我才知道这笔业务,并向胡宜东董事长过问了事情过程。

  “从胡宜东当时给我讲述的情况看,版权交易和资金往来,一个是项目投资,一个是企业间拆借资金,是两个标的、两个法律关系。我当时认为这笔业务,符合市场逻辑,没给上市公司造成损失,没认为是一笔虚假业务。”覃辉表示。

  覃辉认为,以上政府补贴和版权交易两件事情,是圣莱达管理层在权限范围内决策操作的具体业务,我作为股东,没有必要去干预,真实情况也是没有参与,确实不存在处罚通知书说的“点赞同意”和“授意”。

  覃辉称,这次对我的处罚,我深感委屈痛心,认为处罚过于严厉。唯希望有机会向贵委领导陈述情况,能妥善考虑,减轻对我的处罚。一方面是不要影响圣莱达的重组脱困,另一方面是不要影响星美的发展。星美在艰苦竞争环境下,已成为全国前列的影院投资和文化传媒企业。我不愿意因个人问题,给广大投资者,给星美上万员工,造成严重负面影响。

  覃辉指出,2005年,我曾受到过处罚,通过反思,汲取了深刻教训。我常年在国外,每年在国内时间不到一个月,企业经营都是交给职业经理人,企业管理上确实存在着漏洞。我会以此次事件为教训,认真学习《证券法》,提高自己的法律法规水平,让企业发展得更健康、 更好。上述请求,恳请贵委领导予以考虑为盼。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编辑:张燕玲】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18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